立春随想

发布于 2015-02-05  1.7k 次阅读


 昨天立春,这是2015年的第一个节令,虽然从农历上来说目前还是2014的马年。

自秦代以来,我国就一直将立春作为春季的开始,也就是说今天是春天的第一天了。此刻,窗外阳光明媚,风轻云淡,虽然尚没有鸟语花香的景,不过多少已经有了些春的气息了。

关于春天的文章,有太多太多,名家名篇也不算少,而给人记忆最深的应该是朱自清先生的那一篇了。至今还记得文章开头那一句:“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这可以算得上是经典中的经典了。大理的春天不似朱自清先生笔下那般中规中矩,就像此刻的窗外是没有东风的。阳光和煦的时候,大多都没有风;而有风的时候,大多是天气不好的时候,凄风冷雨。大理的风是极出名的,不过这风大多数时候只是雪上加霜,而不是雪中送炭。

不过,即使是这样,大理的春天也是极为明媚,值得期待、值得拥抱的。因为,大多数的时候,大理都是风和日丽,好一派岁月静好之景。

在老家的时候,我对立春几乎没什么印象,虽然那时候背的最熟的莫过于二十四节令歌了。“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年轻时读书不求甚解,自然也就不知道这朗朗上口的节令歌表达的是什么样的意思了。而老家的人们似乎对于立春这个节令也没有太多的认可度,于是人们的潜意识里基本都将春节作为冬与春的节点,春节过了,我们就觉得春天来了。农历二月初八过后,大家就知道差不多要开始播种了。几百年的传承都是这样,尤其是在那个没有日历的年代里,这种传承的规矩被大家共同认可和遵守,指导着先民们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中艰难的存活下来。

其实,现在想来,我的老家是有东风的。每年春节前后,东风便如约而至,柔柔的吹过峡谷,吹过麦田,吹过干枯的玉米杆林,吹过染着白霜的田埂,吹过人们干裂的脸庞。比起下关的风来说,老家的东风实在是太温煦了,太和蔼了,以至小学学《风级歌》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六七级的风,班主任也苦于无法解释大风。东风始,亲吻着行人的脸,痒痒的。小伙伴们成群的在田埂里看炊烟一圈一圈的升起,在风中左右摇摆,最后被东风吹散在明净的天空中。阳光,如练般倾泻下来,将大地镀成一片柔软的金色。枯裂的围埂里,有嫩绿的绿牙已经破土而出,昭示着春天的来临。燕子开始紧张的忙碌起来,要赶在花开前衔春泥筑窝了,再过几个月屋檐下就会有小燕子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了。

这个季节,上了年经的老人会安静的靠在草垛旁,尽情的享受阳光。那阳光,不冷不热,刚好够温暖风烛残年的躯壳。父亲会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告诫子女们,天干物燥风又大,在家不能玩火,在外不能放火。老家的房屋基本都是木制楼房,一把火的确会烧成灰烬,所以防火是极其重要的。而野外大多是山林,冬天的枯木枯草是极易点燃的,人们或许对于火烧山林的危害没有上升到国之主人的高度,但是人们至少都知道放火烧山是犯法的事,是要坐牢的,是以山林防火更是重中重。

东风来的时候,就是春节快要到了。春节快到的时候,就是樱花开的季节。我记得离老家不远的路口,就有一株樱花,那是极老的一个品种,花开得很细,花期也不长,每年的这个季节开放,年复一年。

现在算来,我是有好多年没有遇到那株开放的樱花了。

立春随想


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