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将至

看着父母的坟,我又一次感到悲凉,两年前的春节,一家人在老家,其乐融融,谁会曾想到如今这般模样。洱海水波凭吊客,苍山风起埋忠魂。年关将至,而现在的境况,真真切切是余光中先生笔下的“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今天是父亲入土后的第三天,根据老家的规矩,今天上山去复山,这也是父亲生前交待下的。我对老家那边的红白喜事规矩基本都不了解,只是父亲生前如何交待的便如何办了。宰鸡煮肉上册献饭,在老家是还要烧纸烧香放鞭炮的,在这里是决计不行的。保护苍山,人人有责,父亲在世时我们也接受了这边的风俗,火种是不能带入山林的,只是拿了几柱香和几份纸钱摆在父亲的坟前罢了,既尊重了地方风俗,又避免了火灾,而且也至少也算尽了礼仪。到父亲坟前的时候,前天摆下的贡果、糖和糕点已经被打扫一空了,干干净净,姐姐她们多少有点生气,我说算了,我们摆在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个心意,尽孝道而已,而结果我们无法掌控。就像《朱子家训》所说的,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

不过,其实我心中也是有些愤懑的,总觉得动这些祭品的应该是人。既然是人动的,那么则应当是有报应的。

看着父母的坟,我又一次感到悲凉,两年前的春节,一家人在老家,其乐融融,谁会曾想到如今这般模样。洱海水波凭吊客,苍山风起埋忠魂。年关将至,而现在的境况,真真切切是余光中先生笔下的“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同学下午便到了,她前天和我说要出来拍婚纱照的时候,我的的确确是惊奇的。我七八月份回云县的时候,她还是单身,还在感叹着婚姻不易,而如今却突然传来要结婚的消息了,这和应春差不多了,闪婚。同学应该算得上是高中同学里比较有才的那一位了,高中时候就不错,又读了师大的中文系,在我们那个班来说应该算得上是才女了。我还是挺欣赏她的,有思维有想法。我想,但凡有点才气的人大抵都比较挑剔吧。是以,毕业这么多年,她成了大龄女青年。她说要结婚的时候,虽对闪婚有些惊奇,不过也算不得十分惊奇。毕竟,随着年岁的流走,那些年青时所坚持的东西会在时间瓦解得分崩离析,然后妥协,然后放下原则,然后随欲而安。对于结婚这个形式是迟早都要尽的义务,对于三十岁的人来说,这已经是迟到的义务了。

让我更惊奇的是她的对象,确切的说是她老公。她告诉我他们只在一起一个月就已经领结婚证了,她说他们在一起本就是蹦着结婚而去,谁也不必遮遮掩掩。我想,这样到是极好,省了许多矫揉造作,也避免了许多夜长梦多。她介绍她对象的年龄的时候,我是很惊奇的,七岁的年龄差距对于婚姻双方来说应该算是一个不太小的年龄差了,尤其是女方比男方大七岁时,反差的确不小。她说,我比他大七岁,他去年才大学毕业。我想,她是需要很大的勇气才做这决定的。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决定无论如何都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能遇见心仪的人携手步入婚姻殿堂,又何必在乎世俗之鄙浅眼光。

我想,有勇气的人,就应该做有勇气的事。这样的出乎意料,才对得起自己荒废的那许多许多年曾经一成不变的时光。

毕竟,恋爱虽易,婚姻不易,七岁怕什么,且行且珍惜。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父亲的遗言

2015-2-11 22:01:17

溪窗夜话

情人节快乐

2015-2-14 21:34:36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对的人在某一天总会不期而遇的。

    • 我想,我同学就是遇到对的人了。

    • 你也会遇到的。某年某月某日

    • 也许吧,不过对任何事都不要抱太大希望,这样才会让自己不失望。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