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囧事

春节假期就这么过去了,还来不及享受,今天就开始上班了。羊年的第一天班上得很是 实在,刚上班便开始奋笔疾报告,11点多召集开会,一会开到12点半,下午还接着开。第一天上班就这节奏,全年上班有种不祥的预感了。

羊年春晚,听说是历年来收视率最低的一届了。我深感自责,我就没有收看春晚,收视率低的军功章里有一半是我的功劳。今年虽然父母都不在了,但也算是热闹的一年了,大姐一家三口、二姐一家三口、小妹和外甥女都来我这过年了,年轻的一大家在一起过年也是其乐融融。除夕饭后,大姐二姐一家开始在麻将桌上血拼,两个小侄子顺理成章的交给我了。带着他们放鞭炮,现在的孩子比起我们小时候可是胆小多了,根本不敢燃引线,还得我这老胳膊老腿的来给他们点燃,直到引线终于烧到我的手了,我果断下令“不玩了,进屋”。孩子是不会看春晚的,于是乎,就陪着两个小屁孩看了一晚的动画片。第二天上网一看,不出所料,和往年一样,满屏皆是吐槽声,什么性别歧视了、什么侮辱国球了、真假唱了等等。我觉得大可不必如此,百密一疏是难免,鸡蛋里挑骨头的事情也只是你挑的人自我满足的一种意淫罢了,用去年曾经流行过的一句话来说就是“you can you up”,可怜的是那些挑刺的人恰恰是那些连“up”都没有资格的人。你吐槽是想要表示你的无知还是你的超能呢,我想答案只有你自己知道。若真不满意春晚,那又何必苦苦守候呢?

今天网上新闻报道称,近九成的网友同意将春节假期延长到半个月。我觉得这样的调查毫无意义,我敢肯定近九成的网友会同意将春节假期延长至一个月的,同样近九成的网友都会同意将自己的工资翻两番的,这种不切实际的调查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些仅仅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意而已。有句话说”你有错误去验证错误得到的肯定是错误“,同理,你用意淫去验证意淫得到的肯定也只是意淫。假期短是大家都知道的了,可是中国实在太不一样了,富得只剩钱,穷得没有时间。是以 ,大多数中国选择在仅有的几天春节假期里选择外出旅行,去花光富的钱。南北大迁徙,东西大冲撞,这样一来景区就遭殃了,什么趋之若鹜、摩肩接踵、人山人海这类的词都已无力再形容这样巨大的人流了。

整个春节假期,大理几乎被四川人和重庆人占领了。四川和重庆离大理不远,而四川能历来是天府之国,财力丰盛,重庆又是后起之秀的直辖市,民众富裕程度与四川不遑多让。他们带着家属、开着私车,彻底将大理占领,他们被大理人无奈的称为川军,大理人随时会警戒朋友二十万川军正在占领大理或在占领大理的路上。的确,在街道上、在人行道上、在公路上到处是川和渝牌照的车辆的牌照,在景区、在洱海边、在双廊镇、在小吃店……到处是操着四川口音的游客。

开车的人都知道规矩,一要会看车辆标识,二要会看车牌。珍爱人民币,远离豪车,因为也许你一辆破车的价值还不及人家豪车一个车轮的价钱。珍爱生命,远离云A和川拍照的车辆。昆明是云南省会,身在省会的人们天生就有一种足以睥睨其它15个地州的优越感,于是,许多昆明人开车都是左冲右撞,蛮横无理的。而四川拍照的车是在云南省内出现的频率最高的外省车辆,而许多川拍照的车辆在云南行车都不讲规则,突然急刹、突然左转、占道逆行、违章停车的事情时有发生。开车的人若遇到云A和川牌照的车辆时一定会担心吊胆、小心翼翼的降速让行,别无它法。

就是这样一群人,一群车将大理占领了。想去古城,路被川军堵了。想去海边,路被川军堵了。想去腾冲,路被川军堵了。到后来,哭着想回家,对不起,高速也被川军堵了。这样的出行环境让大理人民过年的心情瞬间降至冰点,不过还是有人高兴的。客栈老板笑开了眉,一个平时50块钱的房间瞬间涨到400元都有人抢着要,虽然那些租客可能素质并不是太高,可能言语粗鄙,可能行动鲁莽,不过有钱就是爷,还有什么需要计较的呢?

惹不起就只能躲了。在大年初一硬生生的被川军堵在环海路上之后,我决定远离景区了。初二上坟,初三去密祉,初四去爬山,初五去黄家村,初六去祥云。本也算是充实,本也算可以安静的过完春节假期。没想到,春节最后一天假期硬是出事了,硬是川军给逼出事了。从祥云回下关的路上,一路占道逆行的四川牌照车辆逼得走走走停停。在红岩坡上,一辆占道逆行的四川牌照车辆基本不减速的迎着我从坡上对冲下来,吓得我腿脚哆嗦踏着急刹车,心理暗骂道“无耻的败类,你TM不要命我还要命的”,车刹住了,我后面的车辆没刹住,对着我的车尾就来了个亲密接触。而那辆四川车却扬长而去,对它造成的这起交通事故不管不问。这就是四川的素质?

遇到这样的事,本来就心烦意乱,特别是差点就和对面那张车撞上了,心里紧张得要命。哪下,后面那辆车上的大叔下来便对我大吼大叫的问我为什么刹车,心底的火再也压不下去了。现场那气氛,就只差那么一点点便动手了,快要动手的时候突然想想对方年纪要大一些,算了,别让小事变成大事。我告诉他,我不刹车你让我撞上去?再说了,这是上坡,你开点面包车上坡都可以和前车追尾这叫什么道理,只能说明你自己车速太快。对方还是蛮横的大吵大闹,连交警都是我自己报的。好了,最后他家人来了,想来和场子了,想要解决了。我说,对不起,就你那态度我不可能私了。于是,等交警,开事故处罚书,罚他款,赔我车损失。我得找最贵的修理厂,本来只是两三百块钱事,我非要让你掏个600块钱,再加上交警罚你的款,我非要让多出几倍的钱。不为别的,只为告诉过你的那一句“大过年,我就是怄不下这口气”。我就让你花钱买教训,你全责撞我车了,还TM理直气壮的对我大呼小叫。

不过,话说回来,所有错误都应该归结为占道逆行后逃之夭夭的那张四川牌照的车辆。对,是四川牌照的车。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马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2015-2-17 15:38:04

溪窗夜话

周末还在上班

2015-2-28 16:52:33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哈哈,还来被气的不轻啊

    • 当时的确是很生气呢,所以拒绝私了。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