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树节与周末

 昨天是星期三,上班总给人以一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感觉。周三是最尴尬的,离前一个周日和后一个周六一样的远,也是最不令上班族喜欢的一天了。今天就大不一样了,周四,明天的周五已经胜利在望了。春节过后,工作较忙。周末或因法定加班而被挤占,或因单位加班而被挤占。这个周末应该是可以好好享受的了。

这个季节,是最好的赏花季,而大理的花到也给力,从不叫人失望。2011年的今天,植树节,爬了苍山西坡,看了马缨花,作了一篇仿古文的作品《西坡漫记》。一时单位内部议论纷纷,无非也就是单位这么多年还没有人能以古文风格写过文章之类的云云,而那时的自己也算是年轻者无畏。我对自己的古文功底还算自信,虽说不上好,但总不至于太差。那一次的西坡之行,印象深刻,除了《西坡漫记》外,还写过一首《时光。桑不老》的诗。从漾濞县城前往西坡的路上,经过一个名叫桑不老的村落,很喜欢这个村名,沧海桑田,时光不老。于是便写下了那首小诗。“若,江可竭,石可烂。愿,化身石桥。受,万年风吹雨打。因,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圆,月老前的诺……”次第经年,整整四年就么飞逝而去,2015年的植树节又悄然到来。在四年前写下的诗句,在四年后轮回注定一般的经历着。你还是你,而我亦还是我。和过去一个模样。

本来想着这个周末再去西坡,走走桑不老,再看马缨花。苍山西坡,距离太远,爬来不易,理应结伴而行,一个人多有不便。却找不到能与之同行的人,最终只能无奈作罢。

洱源梨园是早有所闻的,听说那像一个世外桃源,极是美丽。后来又听人说,巍山马鞍山的梨花也正在开放,听说很有规模。周末是去梨园还是巍山就有些举棋不定,后来小林说去洱源,一则可以赏梨园美景,二则可以和几位老友叙叙旧。我一听,也觉得所言甚是,便决定周末去洱源,好好享受时光了。

这段日子,总有些心事不定。我想,出去走走,换个心情,换种思维,也总是好的。或许,那个时候所有的问题便都迎刃而解了。

还有一星期,杨应春就要结婚了。我到是挺想回去的,请一天半的假应该也没多大问题。他是我在云县的朋友中最后一个结婚的了。他的婚礼上必然会遇见一些之前的老同学,老朋友。而我一人孤身回去,多少有些别扭。在云县里,多少有那么一些曾因自己而伤心,多少有那么一些人曾因自己而遗憾。而如今,别人都早已为人妻,为人母了,自己再只身一人回去,多少有些尴尬。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我很好那么你呢

2015-3-10 11:06:48

溪窗夜话

等待花开的阳光

2015-3-17 13:33:33

9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好文章,内容远见卓识.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2. 好文章,内容无与伦比.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3. 不错的文章,内容无懈可击.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4. 不错的文章,内容惊心动魄.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5. 好文章,内容义正词严.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6. 我呢苦日子开始喽

    • 嗯,现在轮到你苦了,我可以稍微轻松一点了

    • 笑呢怪开心

    • 总不能是哭呢怪开心嘛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