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樱桃季

时代的进步让越来越的车辆进入寻常百姓家,于是再也没有去不了的远方了,只是去远方的路远远跟不上车辆的发展速度,是以,大多数时候想去远方的我们都在路上,堵着。

早上上班,台历显示今天是“谷雨”,谷雨是二十四节气里第六个节气,也是春季的最后一个节气。今日过后,寒潮天气将基本结束,气温将日益提升,其实也就是说夏季快到了。有多少人还没好好感受春季,还没踏青赏花,春季就快要结束了。时间的脚步,从不为任何人停留,无论你是王候将相还是贩夫走卒,在时间面前谁也没有特权,到最后都会是一坯白骨埋青山。正如此,我还是喜欢说走就走的旅行,活在当下,一切随性随心。

不把太多的假期放在床上是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白天与黑夜,是动与静的差别,造物主将世界分为白与黑的两极便是将是人与动物的界限严格的区分了出来。白天是人类的世界,努力劳作,为温饱或梦想而打拼。晚上则是人类休息的时间,也是动物世界狂欢的时刻,它们要捕食以延续生命。既然上天将白天分配给了人类,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在白天将太多的时间交给睡觉呢?

这个周末,本来是要说了要去巍山的,因为临时有事没能去成。不过,这实在是一个繁忙的周末。李华从昆明赶下来找我,下午4点多的车,我到车站接到他们时已是晚上9点半,在这个拥堵的季节,能在那个点便到大理已经算是非常快的速度了。他身边的人我是听他讲到耳朵都起茧了,只是一直没有见过。初次相见,却是一段非常尴尬的会面,我到无所谓,只是他自己尴尬罢了。两个人硬是在车站门口,当着我的面闹了半个小时,任凭他怎么哄,她就是不上车,留我在车上百无聊赖的等着他们。从打心眼里出发,我是这认同这种做法的。家丑不可外外,何况是和自己男人最好的朋友第一次相见是就成了这个态度,多少有失风度。人与人相处,哪能没有矛盾,夫妻之间一辈子都是在产生矛盾-解决矛盾-产生矛盾的循环中度过的,既若此心态最重要。每一次争吵都只是解决问题的过程或是发泄情绪的过程,那又何必非要当着外人的面呢?让别人看见自己的问题又有什么好处?

我是一个迂腐的人,但我从不囿于三纲五常的伦理观,我很尊重对方的想法也懂得尊重对方的方法。但这并不代表就不会有矛盾,两个人在一起,是从两个世界变为一个世界,是从两股绳变成一股绳,这是一个不断暴露缺点,不断挑战对方底限的过程。优点总难免会被刻意放大,而缺点也难免会被刻意掩饰,因此两个之间了解的真实意义其实在于了解对方的缺点。爱一个人就应该包容他所有的缺点,只有这样,爱屋及乌才会变得有意义。不过,理归理,现实终究是现实。于我而言,我还是坚持在外时不应那般歇斯底里的争吵,有事回家说,毕竟我个人应该不会做出那做过了底限的事情。或许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男子主义者。

他们第一次来大理,对一切都满是好奇。我告诉他们,由于时间关系,要游览完所有景点是不可能 的了,只能争取时间多看几处了,若真要来大理,还是要以后再找时间,多安排几天才行。带他们转了下关、明珠广场、海边、健身中心、湿地公园、古城、人民路、洋人街、红龙井、五华楼、三塔等,着实是非常疲惫的一天。第二天一大早送他们去车站,每个人脸还是疲惫的神态。

送走他们后,根据时间安排是去摘樱桃。来大理也有几个年头了,一直没去参加过采摘的活动,草莓、樱桃什么的都没有摘过。去年到是鼓起勇气去摘杨梅了,跑到杨柳村也没找到杨梅树,无功而返。约了朋友这个周末要去摘樱桃,之前就定好了原则,一定要摘到,一定要不到长城心不死。早晨还好好的天,到九点左右便突降大雨,大雨过后全城开始堵车。幸好,在堵车之前我已经出城了,一场雨是怎么也不可能洗刷掉我们上山的决定的。出城后顺着巍山路走,约莫一两公里便看见右手边有一条往上的土路,路边有樱桃园的广告牌,一看距离竟然有4公里之远。因为刚下过雨,泥土路面湿滑,行车不便。打电话询问路况,答复说可以摘樱桃,车可以上行,老板还一早重申他家在最上头,下面几家的价格贵,他家虽然远一点但是价格公道。

于是,便驱车直上。狭窄的土路蜿蜒向上,因为时候尚早,上山的车辆不多。才行至几百米后,沿途就开始有樱桃园出现了,从车里看出去红灿灿的樱桃在园里招摇。同行的朋友建议说要不咱就这家吧。我说,你刚才不是打电话问了人家嘛,自己约的路,再远也要去,这样才不失人之诚信。其实,我内心倒是没有这么伟大,只是想着俊秀之景大抵在于险境之处,越往上的地方人必定越少,必然越安宁。于是一直往山上行,4公里之后总算来到之前预约的那家。果然够高、够远、够安宁。不过,说到价格就全过优势了,依然是30元每个人,外带的20元每斤,我听人说所有山庄的樱桃价格都只是这样。庄园是一个典型的农家乐的装饰,厨房、饭厅、麻将室,没有其它多余的功能。门外是一个果园,远远望去一片绿油油,有种“空山新雨后”的感觉。入得园去,有樱桃和核桃杂生其间,樱桃基本都已成熟,一树树挂满了果实,红色的樱桃被雨水清洗后更显妖媚。而核桃挂果很少,我想应该是气候的原因啊,这的气候太冷,不适宜核桃生长。

我们像一群脱缰的野马,迫不及待的奔到樱桃树下,准备大开吃戒,毕竟是出了30元的,大家都想着能多吃就绝不少吃。还没过半小时,大家似乎就已意兴阑珊,没有来时的兴致了。樱桃也再不想吃了,却感觉肚内饥饿,是吃饭的时候了,樱桃毕竟不能当饭吃,于是一行人走出园来寻觅吃饭之处。大家纷纷抱怨,没吃几个樱桃,那30元实在不值。我说,重要的是享受过程,享受从树上摘下便入口中的过程,如果只是单纯的吃樱桃那去市场买几斤就是了,何必劳师动众上得山来,价格还这么贵。众人甚觉有理。听园里介绍说来这吃饭主要是吃鸡,他们自家养的土鸡,以柴火烹饪,味道极好。于是便点了赶马鸡,等了两个小时才上菜,做的却是黄焖鸡。因为早已饿到头晕,也来不及计较,只想着尽快开吃。也不知是因为饿极的缘故,还是他们本来做得就好,那味道果然极好,一行人吃得津津有味,大呼过瘾。

饭后复入园里采摘樱桃,始终觉得这园里的樱桃不够甜,本来想摘几斤下山也只能作罢。将近4点的时候下山,才发现下山的路早已被车流堵上。山路本就狭窄,又是泥土路,上山的车辆太多,交通几乎瘫痪。小心翼翼的挪了将近一个小时才下得山来,还有不少车在山脚排队往上,却是半天也不曾行得一步。我对同行朋友说,幸好我们来得早,现在已经樱桃足饭饱,看这些车等它们挪到山上的时候天都快黑了,还摘什么樱桃,对于他们来说除了堵一天的车别无所获了。时代的进步让越来越的车辆进入寻常百姓家,于是再也没有去不了的远方了,只是去远方的路远远跟不上车辆的发展速度,是以,大多数时候想去远方的我们都在路上,堵着。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我与决策

2015-4-17 11:09:52

溪窗夜话

那些与大学有关的日子(二)

2015-4-23 19:35:54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我姐他们去的是十块一个人带走12块

    • 么真呢亏了,应该克巍山摘才对。

    • 就是嘛,我们巍山人比较憨厚老实

    • 我是想去呢,没有时间,周六陪我那个朋友了,周日才摘樱桃,那时候你又不在巍山就没有去了。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