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青灰的苍穹像一只大鸟

翅膀笼盖了平原、山峰和大海

它将所有日月星辰吸进自己腹中

它还要

贪婪的带走所有光亮

启明星是最后的抗争

却照不亮整座天幕

最后,我只能把它留给昨夜余辉

长庚

 

 

洱海平静着没有波浪

它在等待从苍山坠落下来的风

野蛮的割烈肌肤

血液喷薄而出

还可以听见,骨头被碾碎的声音

那时候它将醒来

用狂怒的波涛撞向山崖

于是

它的深处

顽皮的孩子早已暗潮涌动

 

 

父亲用力挥舞着斧头

干柴在脚下噼噼啪啪爆裂开来

他要为我储存过冬的柴禾

即使,我已经拥有许多

他的肩膀不再厚实

步履也已蹒跚

那是他罹病时的样子

终于

他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白发苍苍的头埋进我的胸膛

突然醒来

我的父亲已不在

四个月前的那天下午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学车那点事

2015-5-28 16:55:53

溪窗夜话

我是等待月亮升起的人

2015-6-3 16:19:47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蜜蜂来去因谁碌,燕雀勿忙为子劳 🙁

    •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