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是盛开的莲

心,是盛开的莲。不为世俗谄媚而妖娆,也不为​濯濯淤泥而自污。花就在那,兀自盛开,任它明月清风,任它残阳晚照。要错过的时光,都不可留;要别过的景致,都交付春秋。我就在那,似盛开的莲,在涟漪中照见心间。

端午三天假日,硬是挤出了四天半的时间,从滇西跑到滇东,来回两千里路 ,有惊有喜,有苦有乐。没有大起大落,没有大喜大悲,这是我所追求的人生。为之奋斗,却与其擦身。不过,依旧怀抱希望。毕竟,未来都是值得期许的。

我们活着,不停的忍受现实煎熬,不停的徘徊于当前的困顿,不过是因为还有未来,那些像光一样指引着你的前方。你努力的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勇往直前,克服一切畏惧,是那段追寻光的旅程,因为有光,有希望,人生才有继续的理由。若,你看穿了未来,那末人生总是少了些许惊喜与动力。风和日丽的未来则还好,凄风苦雨则会让人对现实徒生倦意。是以,我从不去窥探未来。我们没有权利去选择走什么样的路,只有权利选择带着什么样的心情上路。

是夜,昆明大雨滂沱。离开昆明已近一年,这座城市,给过我太多太多的得与失,给过我许多厚重的回忆。懂事后的人生,大半留给了这座滇池边的城市。

回忆,总是苍凉的,喜欢回忆的人大抵经历的都是悲壮苍茫的人生,许多事由不得自己,也怨不了他人。就如喜欢随欲而安的人大抵不是因为不想选择,而是无从选择。从遇见开始,我便已经学会了不再回忆,我拥有的只有当下。

如果所有的选择结果都只是一个结果,殊途同归,那我们何必费尽思量呢?

想过许多种与昆明重逢的可能,却从未想过会是这样一种方式。从碧鸡关驶入昆明,整座城市华灯初上,一片金碧辉煌的繁华景象。嘈杂的车流声掩盖不了这座省会城市的太平盛世,歌舞升平,我离开的日子,你并没有为我而孤独,你依旧如夏日的花,盛放。这个夏天,我在你怀抱,一个有雨的夜晚。

大雨敲打着窗,如剥豆般的声音拼命的响起。像个疲惫的旅人,风雨兼程的赶来,想要扣开一扇久封的门,或许是归家,或许是前行。雨,还是肆无忌惮敲打着窗,扣一扇永不可能开启的门。一个人在床上,和着雨声,思潮像泄了孔的河水,漫无目的的奔涌。

我们需要什么?我们得到了什么?我们拥有什么?我们正在失去什么?雨声嘈嘈切切,没有给出任何答案。

一段路,两个人,几种心情,零星的拼凑成一段并不完整的旅程。路并不远,也无所谓艰难,无所谓困苦。只是人心,却已如风中残灯,命悬一线,明与暗都在摇曳中听天由命。也曾风雨兼程,也曾欢欣雀跃,也曾澎湃汹涌,到后来,都付之一声如芒的叹息。芒刺,直抵心口,疼痛着让人清醒的看见血液渗透的模样。执着,像座大厦瞬间崩塌。莫非人生,大抵如此?可是人生,不应如此。

不想得便不会有失,对未来的期许都成了对现实最大的失望。道理人人都懂,情绪却难以自控。也许是出发时的欺许太高,而在半程迷失了方向;也许是因为得到结果太过匆忙,而背离了单初。

夜未央,雨漫长……

在宣威,吃了粽子,终于有了端午的味道,有了家的感觉。这些年,从少小离家老大回到无家可归,家的感觉,已日渐生疏。传统意义上的大多数节日,在心中的感觉已越来越淡。好也是一日,不好也是一天,日子就般过了,管他节日与否。我喜欢和蔼可亲的老人,与他们在一起,能让悸动的心平和、安静,喜欢那样的感觉。他们的人生与经历像一本厚重的书,能让自己评估未来,那是一种最宝贵的资源。

同学已阔别八年,久别重逢,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旧情。毕业后各奔东西的我们,整日沉溺于营营利利的生存与生活之事,能见上一面都是一种奢侈。幸好,每到一个有同学的地方,我都会竭力去见,几年下来,除了省外的同学,省内的几乎还是看了个遍。每次与同学相见,都是道不尽的唏嘘,岁月改变了容颜,也改变了心境。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都已随时光老去,或为人妻人夫,或为人父人母。彼此忆起象牙塔里的那段光阴,开怀一笑的默契都会被前来讨要糖果的孩子声打断。

小侄女已经长大了许多,也懂事了许多,不变的是依然很恋我这个舅舅,睡醒后就要哭着找舅舅。三个外甥(女),都和关系很好,很依恋我。且妹妹家的这个小侄女,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在大理出生,在大理成长,她在大理迎来了自己的生命,也把生命里最初的一年留在了大理,留在舅舅身边。陪着她一起的成长的,还有院里那些老爷爷和老奶奶。那些老人,是她生命里除了外公外婆外最亲的老人,而她也成了那些老人的开心果,甚至是生命里最后一段时光里的回忆。毕竟,舔犊之情,人皆有之。回大理后,院子里的老人追着问个不停,竟然还记得她回曲靖的日期是3月9日,有些时候,来自陌生人的感动总让人猝不及防。

朋友从大理调回曲靖,也是久别重逢,有叙不完的兄弟情谊。酒过三巡,从闪烁其辞到推心置腹,从他哀伤的言语中方才了解到那个曾经的另一半一去不复返了,那双曾经紧牵着的手在红尘中离散了。令人惋惜,异地恋的他们尚且能坚持,可是不顾一切从大理调回曲靖后,结局却是这般。从大理到曲靖,似乎横在两个人之间的最后障碍已经解除,成家应是水到渠成的事,结果却是分道扬镳。距离是一把很神奇的标尺,它总在无声无息的占量着人世的悲欢离合,然后又悄悄的改变着那些看似合情合理的命运。你以为是一场皆大欢喜的戏,它却出其不意的以悲剧收场。或许是人们总不习惯于一成不变的欢喜,抑或是人生本是以悲剧为多。

回程的一路,也无风雨也无晴。和旅程告别的时候,也无欢喜也无忧。点和点之间的轨迹早已确定,我们不能改变什么,也无力改变什么。毕竟,在与生俱来的性格面前,所有的改变与渴望改变都是徒劳无功的。坚韧与包容,是最后不离不弃的坚守。可是,没有人可以告诉你,成或败。成败之间,只有人心依旧。

心,是盛开的莲。不为世俗谄媚而妖娆,也不为濯濯淤泥而自污。即使脚下盘根错节,暗潮涌动,展示给世人的永远是一支淡雅,亭亭玉立,不蔓不枝,孤傲清高。宁愿孤芳自赏,也不随波逐流。花就在那,兀自盛开,任它明月清风,任它残阳晚照。要错过的时光,都不可留;要别过的景致,都交付春秋。我就在那,似盛开的莲,在涟漪中照见心间。

人生,是上帝给我们的扑克牌,有好有坏。有些人,将一把不好的牌打好了,便过足精彩的人生。而有些人,则把一手好牌打坏了,便遭遇坎坷的一世。好或坏,都是人生。重要的是,不是你拿到了什么样的牌,而是你打什么样的牌。

或许,上帝已将最好的牌给了我。只是,我打不好这一生。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你的世界,是不是“五十度黑”

2015-6-16 9:42:33

溪窗夜话

高考志愿之所想

2015-6-29 10:41: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