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七月静悄悄

西风不谙离别苦。七月,是栀子花开的季节,片片白色的花瓣随风翻飞,一片白色的迷惘,有如恋人的眼,那么迷离不舍。离人的眼泪将这个季节点缀得太过忧伤凄凉,像冬天离别的车站,随风呼啸的只有满目疮痍。 其实,这是夏天,一个草长莺飞的盛夏。

 桌台上的日历翻过了一页,七月已悄然来临。2015年,一半过去了。是的,一半,整整六个月的时间。

这六个月来,依旧浑浑噩噩,像一个被抽了魂的躯体四处飘荡,整日麻木空虚。足迹倒也曾飘过许多地方,从滇南到滇北,从云东到云西,许多记忆仅只存在于踏在那块土地之时,转身即忘了看到过什么,听到过什么。自母亲生病之后,生活便成了这般颠沛流离,全无了精力与兴致。直致母亲过世,父亲似也不忍独活,今年二月便尾随母亲而去,不到一年的时间,两位老人驾鹤西去,安息与天堂。于是,那些日子也算尝尽人世心酸。到如今,仍旧不敢思及过往,怕在梦里泪湿春衫。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时间依旧以它自己的节奏前进,不紧不慢,从料峭春寒到三伏盛夏,半年在彷徨与坚强中走过。七月开始,便是下一个半年了。从年初便没有什么规划,于是,到现在来看似乎也没有什么遗憾。所谓人生路上的遗憾,大抵都是给自己太高的期望,在期望与现实的落差中所产生的。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于是自前年开始就不再给自己所谓的目标和规划了,反正到头来都会是一场空。既然不能实现,又何必做个样子给自己定什么目标呢,没有期望哪会有失望?

海东的房屋建设越来越快,同事们都喜欢赶着去看,看那块荒郊里拔地而起的大厦,看属于自己的房子从黄土里从无到有,像个孩子一天天的成长起来。我不去,也不上心。去看了建设也不会快起来,不去看建设也不会慢下去,那的开发建设有自己的节奏,何必去关注,它自有建成的一天。

事业单位工资改革,许多人整天关心着自己能涨多少,直至名单造就,那些涨了工资的人们自是兴高采烈,恨不得和每个人都分享自己涨了几文钱,那些涨得最多的也成了众人皆羡慕的对象。我不羡慕。一个月涨一千,一年也不过一万多元。你买个股票亏个七八万元,够你用七八年涨的工资去填补了。我不买股票,自不会亏,那么即使我每月不涨工资,相较于你来说还是赚了。我又何必去羡慕你呢。

听同学朋友说某某又升官了,神气十足的样子,从别人酸溜溜的语气中多少感觉到有种怀才不遇的感慨。我不觉得。位高权重者,责任自然不轻。与其整天提心吊胆的为官,不如轻松做一个普通人。反正,权力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权者一日三餐,无权者亦如是,多年以后也是一坯黄土,再无差别。再则一山还比一山高,孙猴子纵有七十二般变化也还是逃不出如来的掌心,在下属面前趾高气扬者难免要在上司面前卑躬屈膝、如履薄冰。大多数人只见为官者光鲜一面,却不知背后之心酸,数不清的酒局饭局,落得一身毛病,似乎身体已不属于自己;道不尽的阿谀奉承,落得一幅猢狲之相,似乎心也不属于自己了。心无所求,自是不必以一副奴颜婢相来示人,乐得逍遥洒脱,有自己的时间可支配,天塌下来有上面的人顶着,想喝酒了找朋友赐醉,不想喝酒时静养身体,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处自己想处的人,讲话自是可以经天纬地,不必瞻前顾后。何乐而不为?

生离死别经历过了,阴晴圆缺看淡过了,繁华落幕也不过只是瞬间之事。对于生命与生活,都不必太过执着,好是一天,差也是一天,那么何必让这一天过得连自己都失望呢。小时候,老师总教导我们不能“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现在才发现,那其实是对生命的最好态度。做一天和尚就得撞一天钟,因为那是职责之所在,不撞钟的和尚自是失职的。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就行,明天的钟自是不必去管,也许明天你不做和尚了钟的事情与自己无关了,自会有别人来撞钟,那份事情真轮不到自己操心。

未来太过悠久漫长,不可规划也由不得自己规划,因为许多规划都太过美丽和不切实际。许多时候,这种美丽的期盼会在人的惰性和外界的干扰下分崩离析。未来,充满了太多太多的不确定性,你根本掌控不了未来的路,因为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奇迹几乎难以遇到,而意外却时有发生。喜欢豪赌之人,也许能赚个盆满钵盈,大多数时候却是血本无归。

钢极易折,情深不寿。凡事都有度,凡人都有自己能力之极限,俗世红尘,繁华三千,我们怎能全部舀尽。不必太过追求那些过大过高的目标,不必总要与人争一时之高下。太过喜欢争强好胜者,在挫折面前的承受能力势必不如别人,甚至会因为一次失败而一蹶不振,于是便有了“站得越高,摔得越痛”的说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佼佼者在接受万人顶礼膜拜的同时,也要接受来自万人赶超的压力,于是,这个享受膜拜的满足过程便成了一个保卫自己“崇高地位”的过程。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这必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人前人后,谨言慎行,如临深渊;为官处世,小心翼翼,诚惶诚恐,就为了守住那一份得来不易功利。守住了,缓一口气,迎接下一场战役;守失了,功亏一篑,甚至再无翻身之日。世事难料,朝中水深,两相角逐时人情总难抵利益,勾心斗角的争斗最后谁胜谁败又有几人能说得清。毕福剑那样吃着饭,“duang”的一下饭碗没了的事例也不在少数。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如今之世,欲望太深,诱惑太多,稍有不慎则跌入红尘万丈深渊,自己不能自拔,别人亦地法施救。守住了心才能满足,满足了自然就是幸福。

而幸福,谁人不想呢?

西风不谙离别苦。七月,是栀子花开的季节,片片白色的花瓣随风翻飞,一片白色的迷惘,有如恋人的眼,那么迷离不舍。离人的眼泪将这个季节点缀得太过忧伤凄凉,像冬天离别的车站,随风呼啸的只有满目疮痍。

其实,这是夏天,一个草长莺飞的盛夏。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高考志愿之所想

2015-6-29 10:41:53

溪窗夜话

我终于放了它们

2015-7-3 15:16: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