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闻

这不是诗,也不是小说,这是真实的故事。围城里光鲜的外衣下,满是血肉模糊的创伤,看似幸福的人,总在悲伤着失去人生。我听你说,如杜鹃啼血,无法支持你,也无法阻止你。这人生,不都这样,谁的新欢不是别人的旧受。可是,大多数时候的我们,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这不是诗,也不是小说,这是真实的故事。围城里光鲜的外衣下,满是血肉模糊的创伤,看似幸福的人,总在悲伤着失去人生。我听你说,如杜鹃啼血,无法支持你,也无法阻止你。这人生,不都这样,谁的新欢不是别人的旧受。可是,大多数时候的我们,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也曾记得,那些轻狂的岁月里,不懂得珍惜的我们。

也曾看见,你离去时哭泣的样子,诀别的心黯然神伤。
也曾听说,你拥有新的他,在某个转角开始新的辉煌

以为,那是你无以伦比的未来。
 以为,那遇见足以让你忘记曾经漠然的另一人。
 以为,你在你小小的世界享受着大大的幸福。

时间,总挡不住从指尖溜走,或快或慢。
 而那一些本以为可以遗忘的岁月,却停留在指尖,或浓或淡。
 也想给你一个离开的理由,却找不出我遗忘的借口。
 也想给你一句陌生人的问候,却在熟悉的眉宇间低下了首。

相爱过的人,总渴望相守。
 离开了的人,却回不了头。
 那一扇窗,挡住所有欲望的出口。
 这一场雨,直下到人比黄花瘦。

听雨,像极了你幽怨的倾诉。
 凝望,却看穿你眼眶后的孤独。
 尘埃落定的故事,总有人被困着逃不出。
 我清醒着感受,那混沌的苦。

如果,重逢注定是一场意外。
 那么,谁又能心安理得的和过去说拜拜。
 我道不明过去,你抓不住未来。
 这一场逢,是一场梦。
 醒与不醒,痛与不痛,如是我闻。

(原文作于2014年7月)

 

人已赞赏
山居笔记

情到浓时情转薄(读温瑞安《逆水寒》)

2015-8-13 14:49:28

山居笔记

祖先

2015-9-14 20:27: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