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边食羊记

到得江边的时候,是傍晚七点。最后一抹残阳正斜斜的洒在江面上,天边几朵彤云火烧似的飘着,江面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倒映着远山和夕阳。有风吹过来,不大,拂在脸上,像恋人在耳边的呢喃,悠悠扬,如泣如诉。夕阳渐渐西下,最后一余辉落下山顶时,我们便驱车返程。意兴,尽则致,致则返,一切的刚刚好才是最好。

去祥云参加同事的婚礼,在老五的盛情邀请下顺利被“拐到”宾川吃羊肉。关于此羊肉,很久以前就听老五吹嘘是如何如何之味美了。记得上月在大凤路边吃南涧樱花谷的羊肉,当时我并盛赞口味可以时,老五用了非常鄙夷的眼神看着我,用非常藐视的口吻对我说:“这也叫好吃?改天你来宾川,让你体验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羊肉……”是以,我对这个羊肉是极其充满期待的。一直奉行一句话:“美人、美食与美景,切不可辜负。”然,大多数时候由于自己缺乏勇气,美人是以辜负的多了;而美景,也因时间与精力之原因,辜负了不少。唯余下这身边美食,断然不愿再辜负。

祥云结婚的两位同事,新郎与我一届进入这单位,也算得上是同届门生,新郎则晚一年进入单位,不过相较下来,与新娘的关系要更好一些,请客之事也是新娘邀请的。来单位五年多,参加了许多单位同事的婚礼,有许多都是像这两位一样——同事兼夫妻。似乎我们这个行业里,“内部消化”、“肥水不流外人田”是一贯坚持的优良传统了。每有新职工报道时,单位里的同事都会忙着给身边单位的同事介绍新来的同事,这样也的确解决了许多同事的终生大事,而单位内部也一派生机盎然,和谐稳定,这实在可谓是一件鱼与熊掌兼得之喜事。

当然,在热心同事的关心下,这些年给介绍过的单身女同事自然也不在少数,我竟无一相识过。我相识过的同事,都不是别人给介绍的。孟子是“闻过则喜”,我这人却是“看过则明”。当年曾和老五玩笑说:“当你拉着你同事兼媳妇的手,给她介绍另一个同事是说‘这是我同事XX,是我前女友’”这多少是会有些尴尬的,有些事,尝试之后并知可行与否,固执大抵也换不回什么好的结局。

参加完同事的婚礼后便径直往宾川而去,那羊肉馆其实是要出宾川城很远的一道路,其地点已属于丽江市永胜县境内了。用老五的话来说,吃一顿羊肉也要跨地州,这“带我装X带我飞”的事情。在一家名家小梭罗的店里,终于找到了老五所言的羊肉。订的饭点里下午五点,而我们达店的时候才是下午三点半,时间尚早。其余几位便相约着打麻将,虽有个别人直言不会,但还是被拉上桌场凑了数,“三缺一”是人世间“最残酷”的景象了。缺不得,缺了定要补。

我是不打麻将的,从来不打,或者说从没有人外人看我打过麻将,我只和家里人打过一两次而已,技术差则差矣,不过规则却是懂的。打麻将这事情是一件很多时候都由不得自己的事,只要别人知道你会打或是看你打过,那在任何时候你都逃脱不了的,别人无论用什么方式都会把你拉上那个“三缺一”的麻将桌。是以,我从来不打麻将。

今年已至三十,真正的而立这年,自身的问题不少,不过让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事情是这些年来自己从未放弃过自己的原则和底限。“吃、喝、嫖、赌、毒”,人生在世,吃与喝必不可少,而“嫖、赌、毒”是从来没有碰过的,一次都没有,有些东西是一辈子都碰不得的,那是做人的底限。

别人打麻将的间隙,自己一个便上路去走,散散心或是欣赏风景都是不错的选择。人行在路,身边车辚马萧,远处青山逶迤,岚烟迷蒙,峡谷下的金沙江似乎已若隐若现,忍不住吟了句“江边日暮不胜愁,送客沾衣江上楼。”想来当日杨凝送客,离别之意写在脸上,情深时短路茫茫,否则也写不下这“蛾眉峰似两眉愁”离别愁景了。冷不防从旁边一户人家里跳出一只恶狗,对着我便吠了起来。狗虽不大,声音却不小,呲牙咧嘴对我吠着,其状甚是狰狞。这样的狗在老家见过了,别人定然会被惊吓一跳,我则不然。我定住脚步,摘下眼镜盯着狗瞪了起来,狗吠的声音渐渐就小了些了。约半分钟后,我目光变得更加犀利冷酷,迎着狗缓缓走了过去,狗吠声越来越低,最后竟夹起尾巴,耷拉着脑袋走了。

狗之凶悍,有时候和“狐假虎威”差不多,大抵都是借着主人的腰来行欺软怕硬之事,遇到一个硬的主,它自己首先认输的。是以,这“打狗还得看主人”的说法其实是极有道理的。当然,这里所说的狗仅是街头巷尾上蹿下跳的狗儿,对于那些藏獒之类的大犬是万万开不得玩笑的。

狗虽走了,但终觉得心里多少有些悸然,要是在这野外之地被一头不知其主人的野狗给咬上一口那实在是一件不值得的事情,于是便决定不复前行,转身回了羊肉店。

下午五点的时候,店家准时上菜,羊肉煮山药,味道却实不错,好吃爽口。老五一个劲的给我碗里添肉,还要问着“味道如何,是否比樱花谷的羊肉好多了?”我回答说:“味道很好,的确好吃,不枉此行!”味道是让我如实评价的第一因素。当然,还有尊重。一个人极力给推荐一件事物时要相信他首先是认可这一件事,是他觉得好他才可能推荐与你,又何必拂了别人的好意呢?别人不远百里带着自己跑来吃小吃,无论结果如何这一份诚意都值得感谢与赞扬,理何况羊肉味道确实不错,又有什么需要挑剔的呢?

现在有很多人,似乎都是应挑剔而生的。别人邀约人吃饭的时候出于礼貌必然要问“想吃什么?喜欢吃什么?去哪吃?”这些一成不变的问题其实是没有答案的,问者心中自然也知晓,不过请人吃饭,必然要有这一个礼貌的程序而已。这一句话的答案大多数时候都会是:“随便,吃什么都不介意,哪吃都行。”那这事情就变得装简单了,请客者会说“我知道某某地方有某某小吃,味道非常好,顾客也非常多,要不咱就去那家?”对方回答说:“好的,没问题。”那这事就定了,请客者必然提前预定,然后两人欣然请往。吃则吃矣,对于评价问题上,那个“随便,吃什么都不介意,哪吃都行。”却评价说“口味一般,这也不好,那也不行……”那让请客者情何以堪?世间往往不乏这样挑剔之人,实在不懂得如何尊重别人的热情。

结账的时候,收款的人一口咬定说六人的这一桌已经有人买单了。

晚饭过后,时间尚早,根据之前的安排,老五便带着我们去金沙江边。因为鲁布革电站的原因,金沙江这一段的水位被提升了不少,有许多地方都掩没了,找了几处地方才找到了一个看似较为理想的观景之地。路上问起谁买单了单的问题时,才发现谁也没有买单,唯一的可能便是收款的人把某桌搞混了,而这结果便成了我们这一顿吃的是霸王餐。这实在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幸好,同行之人大抵都不是无赖之事,大家虽然都只是愚钝之躯,却皆明了素质道德之意义。于是,一行人便决定从江边回来的时候来补这个餐费。

到得江边的时候,是傍晚七点。最后一抹残阳正斜斜的洒在江面上,天边几朵彤云火烧似的飘着,江面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倒映着远山和夕阳。有风吹过来,不大,拂在脸上,像恋人在耳边的呢喃,悠悠扬,如泣如诉。老五有些尴尬的表示说“本来带你们来吹江风,捡石子的,没想到全被淹了,捡不了了。带你们来装X失败啊”我说:“有这个心就行了,至少诚意十足,没有捡到石子,这夕阳不是也挺好的嘛……”的确,夕阳与江风已让我觉得非常流连了。

我们成了江边唯一的游客,几个人便在江边捡了几块平坦的薄石子来打水漂,比赛看谁漂得最远。不过,看得出,大江似乎都不太专业,大多数人漂两三次就沉没了,好一点的也不过只有三四次而已。而我,当然是能打出两三次漂就是极为高兴的人。夕阳渐渐西下,最后一余辉落下山顶时,我们便驱车返程。意兴,尽则致,致则返,一切的刚刚好才是最好。

回程的路上,到那家羊肉店补餐费,看得出店家是很着急的,我们才进店便把餐费报了出来,还一个劲的解释说另外一桌有十个人,结账时说是六个所以才搞错了,并一个劲的道歉与道谢。我想,对于今晚之事,他们大抵是不抱什么希望的,不是每个人都会驱车几十公里来补这个餐费的,况且错又不在顾客。我只是认为,人不必自诩伟大与高尚,不过至少要问心无愧。结完帐后,我对老五说:“你付出的钱虽然没有多少,不过你的人格被提升了不少。”虽是玩笑之话,但事实也的确如此。

回程宾川的路,一路灯火辉煌,只至华侨农场的二对咖啡。还是,原来的模样。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馔城火锅电视节目解说词

2015-10-14 12:34:24

溪窗夜话

手机已吞粪自尽

2015-10-22 13:16:20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写啊,怎么不写二对咖啡了,像微信朋友圈一样的分享一下嘛。。。

    • 知道就行了,何必分享 ➡

  2. 美食与美景你都享了,来谈谈你辜负的美人吧。

    • ❓ 这个,下次再谈,好吧 ➡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