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冬

许多美丽的光环在附诸于身时都褪了色,许多凄美的故事但最后都成了平淡无奇。或许,是因为故事本身偏离了既定的轨道;又或许,是因为我们本只在乎那个追逐的过程,而忽略了所有结果。于是,那些花好月圆的结局都难以被广为传诵,只有像“梁祝”这样香消玉殒的故事方能流传千古。

一觉醒来,窗外已阳光明媚,如若还有些鸟语花香,那便更像极了春天,很难令人相信这是个冬天。今年的冬天温暖得令人有些猝不及防,令人颇感难以适应。当网上还在大肆为南方供暖已成共识的问题而庆幸时,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暖冬悄然而来。还有两日便到12月份了,2015年的最后一月,然而那些秋裤、羽绒服、保暖衣之类的过冬物品是全没有发挥过任何作用的,至少到目前为止仍然是这样。

这样的天气,其实是极为舒适的,如若可以阳光温暖,谁愿在严寒里打颤呢?然,好则好矣,却多少还是让人觉得有些遗憾。日月升潜,便是要让世界知晓黑夜与白天的各自存在;四季轮转,正是要让人们明白寒暑交替的奥妙。春天就应该万物复苏,夏日就应该繁花似锦,秋天就应该草黄叶落,冬日就应该朔风挟雪。每个季节都应该有自己最鲜明的特色,那是一种安然的状态,如若将冬日变成了夏天,就如一个七十的老者戴了一个孩童的面具,无论表演得如何天衣无缝依然会让人觉得有些极不自然。

其实,我是极惧怕冬天的。曾写过许关于冬天的词句,大抵都是抱怨寒冷、漫长、孤独之类的话语,甚至于在每年寒冷的冬天都会想起小学时曾经学过的那篇“寒号鸟”的文章,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就像那只寒号鸟,只顾当下阳光之和蔼,却全然忘却了下个黑夜里寒冷之残酷。我们都知道生活不该这样,然,却有很多人义无反顾的将生活过成这般。生与活之事,大抵都竭尽所能变幻莫测,大多数时候都由不得自己。是以,我还是坚持生与活,理应随欲而安。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应该是喜欢暖冬的,抑或说是渴望暖冬。可是,当它真正来临时,却因为一些焦躁或是不适应的借口而让人顿生遗憾。我窃以为,人性的矫情便于此展现了。许多事情,自己总抱有这样或那样不切实际的幻想,而若某天那些幻想变为现实时,却又极易将其视之为草芥,简单而粗暴的终结自己曾经的美好幻想和为此而付出的努力。于是,许多美丽的光环在附诸于身时都褪了色,许多凄美的故事但最后都成了平淡无奇。或许,是因为故事本身偏离了既定的轨道;又或许,是因为我们本只在乎那个追逐的过程,而忽略了所有结果。于是,那些花好月圆的结局都难以被广为传诵,只有像“梁祝”这样香消玉殒的故事方能流传千古。

遗憾,有时候是最残酷的美,让许多人乐此不疲的追逐着。

于是,许多人都是这般:傲骄地被一些人爱着,内心却卑微地爱着另一个人——一个永远都没有可能的人。

即使我喜欢这样的冬天,可是我知道它不会一直这般温暖。也许明天,抑或是明天的明天,风雪便会降临,还它以冬天本来的模样。

因为这世界,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暖冬

溪窗夜话

冬日校园

2015-11-19 16:33:34

溪窗夜话

十二月的第一天

2015-12-1 22:15:15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