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一场大雪

每当看到在贫困下挣扎的人们,我都会由衷的升起难言的恻隐和同情之心。造物主创造了人类,却毫无怜悯的将其抛向大地,樊篱、阶级、族类将本是同一个物种的人类分成了无数种不同的结局。有人挥金如土,有人食不果腹,没有公平的开始,也便难有公平的结果。

未曾想到,今冬的第一场雪,是在洱源县罗坪山脉遇见的。海拔近3000米的山顶,起初的雪花飞扬,到后来漫天飞雪,车人难行,也算是一场声势浩大的雪了。

今冬,快要结束,雪终究还是来了。不过,下关是没有雪的。这雪只下在罗坪山上,算不上是等来的雪,或许将其称之为去另一个地方看雪要更贴切一些。

翻越罗坪山脉,在大山的另一边,靠近剑川沙溪的山巅里,有一片不大的盆地,有些世外桃源的感觉。当地人称其为哨横村,五百多户人家散居在盆地和山脊中,大多是土木结构的瓦房,大多已经破旧,偶有几间较为新亮的砖混结构混杂其中,较为耀眼,泥土弹石路面构筑的阡陌交通彼此相连,雨水过后,泥泞不堪。青灰色的山脊在不大的盆地里蜿蜒,水是这里最珍贵的资源。在这样的山巅里是没有水稻的,当地人种植的是包谷、洋芋还有苦荞等一些产量不太高的作物。自从来自深圳的商人租了靠山的大片土地后,这里渐渐开始种植了种名叫玛咖的中草药。不过,种植规模始终不大,有劳动力的人大多都外出打工了,甚至连妇女也随着丈夫外出了,留在这的大多里老人和孩子。

一条弹石路起始于洱源县城,止于哨横村,30.2公里的路是村里与外界的唯一通道。初中学校在30.2公里的山下,孩子求学得翻越山脉。出去安全的考虑,山下的学校在周末和假期里不接收学生,所有学生必须离家,于是,孩子们每周五下午放学上山,每周日下午下山上学。山路崎岖不平,路况不好,很少有车愿意在这条路上颠簸。偶有几辆面包车可供学生上下山,30公里的山路,每个孩子一个单边需要40元的车费,一个月的车费是320元。

这便是此次挂钩的扶贫村,洱源县茈碧湖镇唯一一个整村推进的贫困村。

从进单位那年开始,便一直负责单位的扶贫工作,巍山扶贫五年,又开始转战洱源。我是农村来的孩子,对于农村有着很深厚的感情,我也了解所谓贫困是如何一种灾难,我的童年便是这般长大的。做扶贫工作这些年来,去过很多村,见过许多户,探过许多种不同的贫困,也听过无数个关于贫困的故事。每当看到在贫困下挣扎的人们,我都会由衷的升起难言的恻隐和同情之心。造物主创造了人类,却毫无怜悯的将其抛向大地,樊篱、阶级、族类将本是同一个物种的人类分成了无数种不同的结局。有人挥金如土,有人食不果腹,没有公平的开始,也便难有公平的结果。

他们也渴望城市,也渴望富足的生活,渴望远离贫穷与病痛。只是,在这海拔近3000米的山巅,在祖辈留下的断壁残垣间,他们无力改变命运。

富则济达天下,穷则独善其身。除了力所能及,我无以为对。

我愿那些饱受苦难的人科早日寻得自己的幸福生活。罗坪山上的雪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等待一场大雪

2016-1-25 16:34:08

溪窗夜话

遥望.家与春节

2016-2-4 16:55:48

5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雪就是你梦中的小情人儿 😎

  2. 下的不小,那边一直下到了腾冲。

    • 下关还是没有下雪,古城那边稍下了一点,还是山上才有雪 。

  3. 扶贫太难了

    • 的确不容易,还好做了好多年,都有了一定的经验了。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