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与大学有关的日子(五)

城市的街道依旧车水马龙,草木茂盛的日子终究要过去,秋天随第一道风声来临。秋天来了,冬天也就不远。再努力的人儿,也赶不上时间流逝的脚步。再美好的相聚,也敌不过离别时的黯然。我们,就这么离散了。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午饭后在洱海边散步,收音机里传来本多ruru的《美丽心情》。至少有十年没有听过这首歌了,熟悉的旋律,似曾相识的歌词,将我的记忆带回到了那段开着栀子花的大学时光。

那是2004年的盛夏。昆明的夏天算不上太热,甚至连知了的叫声都很少听到,知了是喜热的,越是热的地方、越热的季节它越聒噪。那个夏天,我刚跨入大二。学校开始举行首届校园歌手大奖赛,班上要求踊跃参加。毕竟,像我们这样的班级,似乎都不擅长学习。

本着重在参与的原则同意了班上报名的安排。本来的想法是一个人吉他弹唱,那时候《丁香花》正伴着那个不知道是真还是假的故事火遍全国。指法也不太难,歌词也还挺有意思,在台上唱这样的歌感觉应该不错。后来,一同学非要一起合唱,实在“盛情难却”,只能把方案改了。他不会弹吉他,要在短期内把他培训出来上台演出更是天方夜谭了。最后,我们决定不用吉他,用卡拉OK伴奏双人合唱。反正重在参与,享受的是过程,抑或者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们选的歌曲是水木年华的《再见了最爱的人》,歌曲的音域和歌词的表现形式似乎都适合我们驾驭,后来的情况证明了当时的选择还是挺正确的,后来那首歌随后在校园内开始大红。

因为报名的人太多,学校最后的方案是分初赛、复赛、决赛三个阶段进行。初赛就简单得多了,在各自的校区内进行,有点像现在的海选。当时的想法是初赛完了就结束了,该干嘛干嘛。《再见了最爱的人》这首歌是准备比较充分的,是以在舞台不必有太多紧张或是拘泥,最后也以一个还比较可以的分数顺利进入复赛。这多少有些意外,不过问题也就来了,复赛剩下的时间不是很多,而我们根本没有准备歌,我们从来就没有做好进复赛的准备。

根据两个人的声线,我选择了羽泉的《最美》做为复赛参赛歌曲,紧张的排练了一星期后,复赛如期举行。复赛是在本部学校一个类似剧院的一个会堂举行,来自各校区约四十个人参加比赛。复赛的气氛和初赛就完全不同了,尤其是参赛的女生开始浓妆艳抹,分外妖娆。离开赛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百无聊赖的我就转到学校后面的“一二.一”纪念馆,清晨的馆园安静祥和,几乎没有人影。一丝时有时无的歌声飘了进来,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缓步走过去。一个背影在一株古树下,淡色的格子衬衫,蓝色的牛仔裤,束起的马尾。那是我第一次听到《美丽心情》这首歌,声音很小,若有若无。我站在她身后静静的听了一段,或许是我的唐突和无礼惊到了她,她发现了我这个“不速之客”。回过头来看了看我,低头不语,脸上一片绯红。

“对不起,打扰到你练歌了。”我深感抱歉,只能率先打破沉默。

“没有事了,我有些紧张,就来这舒缓一下情绪。”她低头回答说。

“我刚才听你唱得真好,我还没有听过这首歌呢,是谁唱的?”

“本多ruru的《美丽心情》,好像不太有人知道这首歌。”她看了看我。

“你嗓音很好啊,唱这首歌非常好听。不要紧张了,能进复赛就是进步啊,你看你已经打败了很多对手了。”我有些局促的开导她,其实那时候我自己也是因为紧张才会烦闷的。再说了,我真没有听过《美丽心情》的原唱,觉得她唱得真挺好听的。

“嗯!”她头也不抬的回答。我们之间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空气仿佛凝固在那一瞬间,两个人的沉默在旧园里漾出一种无望的尴尬。我偷偷的看着她,即使低着头,依然可以看见白皙的脸庞和精致得恰到好处的五官。她突然抬头看着我说道:“你也是参加比赛的吗?”乌黑的双眸绽放着灵秀与青春的气息。四目突然相交,我变得更加尴尬。

“是的,我从龙泉校区过来的。”我窘迫的回答。

“你唱的是什么歌?能唱给我听听吗?”她问道。

“我唱的是水木年华的《再见了最爱的人》,是两个人合唱的,现在他没在,等一下在台上唱给你啊。”其实我自己都觉得这谎言说得没有水平,只是那个场合让我还真唱不出来。

“好的,等一下我在台下为你鼓掌啊。”她微笑着说。

“我也在台上为你加油哦。”我回答她。

复赛在激烈的角逐中终于落下帷幕,选手们们的表现异常精彩,很多歌都甚为好听,却是第一次听。不过,到结束时只记住了《美丽心情》这一首歌,我在台下拼命的为她鼓掌,也拉着我的搭档为她喝彩。我上台的时候,反倒不紧张了,或许是看到她在台下鼓掌的缘由吧,《最美》的每个细节都处理得较好。随着比赛结束,分数也随之公布,进入决赛的是前十六名。她被淘汰了。

她在门口等我,伸手对我表示祝贺:“恭喜你进入决赛,你唱得非常棒哦。你有没有看到我在台下为你鼓掌的样子了……”

我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她,也许更应该去安慰她,可是看到她的笑容我觉得她是不需要安慰的。“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我很少来你们这边吃饭呢,带我尝尝这边的好吃的……”

我们就这么认识了。她来自红河蒙自,那是那时的我从没有到过的地方。我们差不多有每个星期都能见上一面,84路和115路公交车恰好可以将我们连在一起,一段不远亦不近的距离。

我带着她走遍了龙泉校区,走那个世青赛上中韩两队曾经比赛过的足求场地,走那个安静却又暗潮汹涌的小竹林,去艺术学院前的石桌,去食堂三楼的餐厅,我带她转遍了那座围城一样的教学楼。她带我走“一二.一”纪念馆,给我介绍那个那个时代的留下的历史与传奇,我们在学校背后的铁轨漫步,目送着夕阳在城市的西边落下,余晖将两个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最后铁轨的两边逐渐变淡,最后淹没在暮色中。115路公交车站点地台寺外的小吃总是特别为学生准备的,物美而价廉,尤其是那时候还未大火大红的麻辣烫实在是爽口。

当然,有些时候我们也会有一些别出心裁的小游戏。有一天下午,突然想要在宿舍煮火锅。所谓火锅,也不过只是用电饭锅煮的杂菜而已,不过学校是禁止的。她的宿舍在一楼,我从外面买了菜,严实的包装后从窗口递进去,再空身一人去宿管登记走进宿舍。那一天,和她室友一行几人吃得格外开怀。

我决赛的歌曲选的还是羽泉的歌曲《惩罚》,那是2003年发行的专辑《没你不行》中一首非常不起眼的歌,我喜欢它的歌词,至今还记得:“这次是我让你伤了心,才会被惩罚失去你,悔恨将深深烙在我生命,终身遗憾如影随形……”。决赛的台上,我看见她在台下摇动的双手和奋力的呐喊,笑容在人群中花一样的绽放,我缓缓的唱:“一无所有的那些年,我们靠誓言取暖而忘记了世界能让一切都改变……”

最终,我们获得了二等奖。

我们依旧会保持见面,我喜欢听她回忆过去时的样子,她和讲了许多关于她的高中学习生活,她的家乡,她的过去……我喜欢看她勾勒未来的样子,她的天地,关于梦想,关于未来的遐想与憧憬。我和她讲了我高中画画的日子和在校园里的各种层出不穷的乐事,那时候的我们,不知道社会是什么,不知道生活是什么,我们的话题似乎都离不开校园与学习。

城市的街道依旧车水马龙,草木茂盛的日子终究要过去,秋天随第一道风声来临。秋天来了,冬天也就不远。再努力的人儿,也赶不上时间流逝的脚步。再美好的相聚,也敌不过离别时的黯然。

夏日,是离别的季节。而我们,却选择在冬天。

冬天来临的时候,她去了另一个国度。她学的是对外汉语,有两年多的时间要在泰国的大学里度过。

我们,就这么离散了。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登上过校园歌手赛的舞台。我怕,我在台上的时候,再看不到那双舞动的手,再看不到人群中那个熟悉的脸庞。

 

那些与大学有关的日子美丽心情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那些与大学有关的日子(四)

2016-3-7 16:59:42

溪窗夜话

时评四则

2016-3-14 17:20:49

19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这个 😡 ,龙泉校区应该是昆工了?

    • 很明显,昆工没有龙泉校区嘛,我是云师大。 😀

  2. 都是80后的歌啊

    • 那时候听的倒也都还是80后的歌呢,不过现在听的都是70、80后的歌了,00后的歌着实听不来,老了老了。 😛

  3. 美好回忆 这样记录下来 多多年以后看 更好

    • 的确是这样的,记录一下当时的情况以便将来还能回忆当初。

  4. 段哥平凡世界中很不平凡,一路充满耐人寻味的故事,每个故事伴随您的多才多艺和浪漫情怀变成一个个传奇!传奇一次次的分享让我们享受其中、乐在其中,看到了不一样的人生!

    • 人生都是这样啊,不一定非要跌宕起伏,不过也不会风平浪静,总会有一些意外,或疼痛,或惊喜,或感动。

  5. 这个大学系列估计承载着不少故事在里面啊,段兄的青春与萌动 💡 PS:故事相当吸引人,再加上段兄火候,自然了得!但如果从文章结构和手法上来讲,最后我觉得如果只是引用歌曲当中的比较契合文章的某几句或一小部分,会显得更加意犹未尽和紧凑。【不正乱云】

    • 好建议,我看了一下,还是把最后一段改了,毕竟,其实我们之间是友谊,而不是爱情。

  6. 玩儿玩儿

    • 😀 玩儿玩儿

  7. 😮 😮 😮 我就点赞吧

    • 这是年少青春的萌动啊,那时的我正如现在的你 😀

  8. 想听男生唱这首歌是什么感觉 💡

    • 这个……还真没有唱过 ➡

  9. 没有迫切的奢望,在沉寂中去慢慢地体会去追忆,有些感觉仿佛就在昨日。真正记忆里所能留驻的其实是没有得到的遗憾,曾经的经历,用仅剩的力气,把她们在这个轮回中中断

    • 一个用心“做”音乐的人,必定是骨子里流淌着浪漫与情怀的人。 😮

    • 斯文这个的确是浪漫情怀啊 😮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