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结语

我的生活,总是这样纷乱而芜杂,甚至在别人看来简直不可理喻。我却总沉醉在其间,安贫乐道,自己给自己创造满足与精彩。我没有太多的财富,我也没有攫取财富的野心;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我也没有荒废生命的念头。我还是一直走在自己的路上,虽然偶有抱怨,却一直永往直前。

又到了四月的最后一天,艾略特眼中那个“最残忍的,被欲望催发又被死亡催促的季节”就要过去了,明天便是华丽的五月,最新迎接我们的是“五一劳动节”。

如若不是晚亭兄提醒我,我都不会发现我已经有十天没有更新博客了,这个频率的确有些令人沮丧。即使有千万般的理由,慵懒必是其中之一,甚至是最能令人心悦诚服的理由。我从不否认自己的慵懒,那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其实,从上次民族节的假期到现在,过得非常充实,见了许多人,办了很多事,只是我无法将其一一叙述而已。毕竟,我是慵懒的。

民族节的时候,按原计划在第一天的假期便赶回云县。首要任务自然是看望老人,商谈了一些最棘手的事情。当然,晚上会会老朋友也是很有必要的,老江和应春在我还没有离开大理时就已经来电联系了,毕业这么多年,这份兄弟情谊一直都在。男人的聚会,总离不开酒,尤其是遇到李老师的日子。李老师是我初三的班主任,是我生命里的恩师,我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从来都没有否认过一事实。初中时,若不是遇到他,若不是在中考时考取了全校第一的成绩,我的人生道路绝对不会是现在这般。而现在,李老师和老江又是同事,又都是喜好杯中之物的人,这种聚会必然是极为融洽和激情的。那夜,兴奋到凌晨四点的酒局是我经历过的时间最长和最晚的酒局。

云县的日落

云县的日落

不过,这一记录在第二天便被打破了。从云县赶回大理,那种疲倦自是不必赘言,凌晨四点还未睡觉的人无论是谁第二天都不会太过好受。要命的是七岁的小侄子太能闹腾,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不睡觉,我也不让舅舅睡觉”,于是从云县到大理近四个小时的旅程我依然还是保持着无比清醒的状态陪着他进行了无数个在孩子认为意义非凡的谈话。当然,我也没有忘掉晚上朋友过生日的事情。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是靠什么样的毅力坚持到那个点的,等我把最后一个人送回家的时候,时间恰好是凌晨四点三十分整。这是我来大理这些年来游荡在街头的最晚的记录,也可以说是最早的记录。

澜沧江边

澜沧江边

一觉睡到中午,依然疲惫不堪,坐在客厅里都有些魂不守舍。下午是无法再睡了,总该得陪陪小侄女,两岁半的她不知道大人的世界,她只知道到点了应该起床、吃饭。这样的年纪真不适合熬夜,也不应该熬夜。我深谙此理,却连续两天透支着自己。老五来电,晚饭在傣味园,这是他和水姐在一起之后水姐的第一个生日,自然不能缺席。晚饭后的聚会在蓝调小酒馆,那倒是一个比较清幽的酒吧,如今的下关已很难找得到比那更幽静的去处了。还好,各人都有各自的事,酒是不必再饮,熬夜自然也就无从谈起。老五终究还是没能开口唱出“生日快乐”,我们在嘻笑中将蛋糕瓜分完毕,然后回家。

见缝插针的日子,还顺带去樱桃园里采摘了樱桃。大理的樱桃园大抵都是在四月下旬成熟的,每年的这个时候人们总对山腰里的园子蠢蠢欲动,那里一树树红色的樱桃已沉甸甸的挂在枝头。去年取得的经验,上山的海拔不能太高,太高的地方熟得慢,口感还不太好,总是感觉酸得多余,甜度不够。今年就没上那么高的山,从山脚往上约莫两公里的路程便停了。不得不说,在爬山这件事上,老熊的面包车要比我的雪弗兰的确强悍得多。

盛挂枝头的红樱桃

盛挂枝头的红樱桃

进园去吃,30元一个人明显是很贵的,尤其是比起市场价8元一市斤来说简直贵的离谱。不过,来这是享受采摘之乐趣的,本不应该在意吃多少或怎么吃的问题,如若真只是想吃的樱桃,市场买就行了,何必劳师动众爬山上来呢。再说了,守园的人一再交待,这园里的樱桃保证零污染、零农药,采摘即食的,就冲这绿色环保,30元也是值的。园子里到处是人,还好樱桃也是足够的,向阳的山梁里,一大坡全是樱桃树,挂满了成熟的樱桃。这的的樱桃的确比去年在山顶摘的要甜得多。几乎把每棵樱桃树都走遍了,每棵树下摘两三个品尝,我对老熊说,这是对这片园子里的樱桃最起码的尊重。一路下来,尝的不少,实实在在吃不多,离园时甚至连每人半斤都未曾吃掉。如若真要去计较斤两的价格,那必定是亏的,还好我们都不计较,这样也让自己感觉是赚了的。

姐姐的一个朋友急着要处理一把贝司,因为着急着出手,价格自然不是太高。姐姐问我需不需要,她知道我对弦乐的热爱。我说反正价格也不高,就权当是个收藏,给自己的青春一个最好的纪念,于是便将贝司买了下来。这几乎是全新的,看得出那人基本没有弹过,相较于吉他而言,贝司的枯燥毋庸置疑。尤其是对一个没有基础、又没有人配合的人来说,学贝司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许多人都是在这种情况下放弃的。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接受许多突发的梦想,也不得不承受梦想总容易破碎的现实。大学时组乐队,弹的虽然不是贝司,但至少也还懂那么一点点,现在买把贝司来练练手,说不定还能找到几个志同道合者打发时间呢。毕竟,现在玩吉他的人太多太多了。收了这把贝司后,我和朋友调侃说再有个架子鼓,自己都可以凑个乐队了。喜欢的事,就应该去尝试,反正我们享受的是那个奇妙的过程,莫要等到岁月蹉跎而临空嗟叹。

我的乐器库

我的乐器库

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构思一部短篇小说,是关于校园、青春、爱情、婚姻与社会的小说。这是那些年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个真实故事,其实,很早以前就一直想把其写下来,却一直不曾动笔。慵懒固然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自己水平的不信任。这只是一个极其简单的故事,可以以最简单的结构来叙述,我却一直觉得自己无从驾驭得了。总该还是尝试的。目前已经完成了五千字的创作,本来想将其控制在一万个字之内,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几乎不太可能了。

春天,万物复苏,天气又巧好是最宜人的季节。我慵懒的从大理到云县,又从云县到了许多个地方,和许多个人打了无数个照面,许多时间就在这照面中溜走,直至现在,就快流到五月。还好,未曾将读书的事情放下。四月里,读了狄更斯《双城记》、福楼拜《包法利夫人》、梭罗《瓦尔登湖》、海明威《老人与海》、卡夫卡《变形记》、弗·斯科特·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和《富家子弟》、J.D.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圣埃克苏佩里《小王子》等书。每一本书都自己的价值,我无意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为每本书写下感悟,因为我是慵懒的。我仅用书单记下自己看过的书。

我的生活,总是这样纷乱而芜杂,甚至在别人看来简直不可理喻。我却总沉醉在其间,安贫乐道,自己给自己创造满足与精彩。我没有太多的财富,我也没有攫取财富的野心;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我也没有荒废生命的念头。我还是一直走在自己的路上,虽然偶有抱怨,却一直永往直前。最后,以梭罗在《瓦尔登湖》里的文字结束这个欲望催发的四月:“我宁可坐在完全属于我的一只大南瓜上,而不愿意在天鹅绒的垫子上拥挤。我宁可坐一辆牛车,自由自在的随意游荡,也不愿意坐什么高级车厢去天堂,一路上呼吸着乌烟瘴气。”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生活始终是美好的

2016-4-20 14:09:10

溪窗夜话

关于左小诅咒与音乐

2016-5-19 10:44:14

1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大开大合中精致入微,作家风范 !请保重身体,尽量不要熬夜

    • 我一般都很少熬夜,都是晚上11点睡觉,那两天实在是没有办法,熬夜一天,三天都补不回来。

    • 恩恩,11点睡觉习惯非常好

  2. 流水帐能写得让人耐心从头读到尾,那就是火候。 😮 我发现一个小问题,你说你侄子搞得你睡不成,但他叫你舅舅,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你真是他舅舅,他只能是你外甥,相反如果你是他叔叔,他确实是你侄子了,哈哈。PS:多读书真的很好,惭愧的是我一直没有读书,真的。

    • 哈哈,其实很简单,就是我外甥了,只是我很不习惯称其为外甥,而叫侄子,大地这边基本都这样 😀

  3. 感觉还是少晒孩子的照片比较好!
    另外,期待佳能兄的大作~~写小说,文笔不是决定因素,驾驭能力尤为重要。比如我就是对自己的驾驭能力没信心。

  4. 毛毛是谁的小孩啊? 😉

  5. 一个月读十来本!!!
    另外很期待博主的小说

    • 还在写中,只是一部很简单的短篇,到时候莫要让你太过失望就好。

  6. 哈哈,我还是比较期待佳能兄的短篇!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