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的人

“有些路,一旦走了第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方向了。”我回答她。在冷漠与自私面前,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每一种背叛都将是万劫不复。

在冷漠与自私面前,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每一种背叛都将是万劫不复。

夜幕已完全占领了整个城市,湿热的空气却依然不肯退缩,它牢牢的掌握着这座城市的温度。小云座在我对面,霓虹的灯光忽闪着照在她的脸上,因为酒精的作用,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依然能看得清她有些晕红的脸。不知名的音乐像知了一样在耳边聒噪着,这个位置离大厅很远,声音的影响已经算是最小的了。而这个酒吧,已经算得上是整个城市最安静的酒吧了。这座城市,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人们都热衷于在灯红酒绿的地方耗尽生命。除了规模不大之外,它实在称得上一个不折不扣的“不夜城”。

每次回来,无论是朋友聚会还是同学聚会,甚至于拜访老师,其场所大抵也离不开这些地方。这座产酒的城市,它的子民们正在以自己最炽热的感情回馈着它的赋予。人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喜欢这样的生活。多少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就是在这火一样的灯和叶一样的酒中开始,又在同样的地方结束。人们从不吝啬的在推杯换盏间表达自己的欢乐,也让那些痛苦与不堪的阴暗在身后游走,随那条由北向南的河远远的流向远方,烟消云散,逝入大海。

小云举起手中的杯子,“干杯!”,一饮而尽。我微微一笑,将自己身前的酒饮尽。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为了他的事,即使再远,你也会回来的。所以,我一定要先见见你,单独见你。”小云盯着我说道,眼神有些空散迷离。

“这也不是小事,我应该回来看看他。”我轻轻地答道。

“你肯定觉得我这样的女人卑贱下流,毫无廉耻,你可以打心眼里看不起我。没有人会看得起一个出轨的女人。”小云低下头缓缓地说。

“没有,我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每个人对于自己的生活都有自己的选择,那是自己的权利,别人不应干涉,也无权干涉。我想,你只是做了你自己认为对的选择而已。”我回答她说,并将她手中的杯子斟满。

“可是,我伤害了他。”小云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的,所以我现在回来。我能做的,当然只是安慰他,或者说是一种宽慰。”

上一首的音乐恰好在这一刻结束,换了一首比较低缓的音乐,我喜欢这种节奏。短暂的沉默过后,小云抬头看着我问道:“我们认识差不多八年了吧?”

“是的,从你和他在一起到现在,我们认识恰好八年时间。”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卑鄙?无耻?肮脏?”小云继续问着,她的语气似乎充满了不甘。

“我之前便说过了,我并没有这么看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做为朋友,我尊重你的选择,即使那是一种无法再更改的选择。”我回答她说。

“其实,你骂骂我我心里也许会更舒服些。就像一个孩子犯了错了,想要向大人承认错误时,家长却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你知道的,这会让孩子更为不安。”小云又说道。

“我想,那不是我已经做的。我很同情他,这也是我这次赶回来的理由。但是,我实在找不到骂你的理由。”

“来,干了这杯吧。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和你喝酒呢,之前都是在他身边看他和你喝。”小云端起身前的酒杯,仰脖喝了下去。然后又接着说道:“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多盼你回来,我知道,你每次回来都会交待叫我一起参加你们的聚会。我就可以见到他,可以陪在他身边。”

“是的,我每次回来我都会交待他,老朋友见见面也是应该的。”我将酒杯加满,并轻声的回答说。

“你知道吗,除了你回来之外,他很少会叫我参加他的聚会,尤其是后面两年,我很少能见到他。虽然我离他并不远,可是他总不让进来找他。或许,他根本不喜欢我在身边。”小云的声音有些哽咽。

“这个问题,是他的不对,我提醒过他很多次了。我以为他会改的,没想到他还是老样子。”

“八年了,我和他在一起八年。从大学到毕业,我舍弃了老家的工作陪他来这边。在这里,我举目无亲,除了同事外我没有任何朋友,我真的很孤独,我只是想让他多给我一点关怀,能多陪陪我,即使是陪他去参加他朋友的聚会。只要我能在他身边,我就觉得踏实了。”小云继续说着,声音越来越低。“你知道吗,我曾经为他流产了两次。第一次是大学时候,我们什么也不懂,就那么恍恍惚惚的过了。第二次是在前年,他说房子还没有建好,一切都没有,不是要孩子的时候。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多想留下这个孩子,我多想成为一名母亲。可是,我听他的,和他到医院把孩子打了。”小云的声音从哽咽变成了哭泣,她把头埋进手臂中,双肩开始剧烈的抖动。

霓虹又闪起,热浪似乎消退了一些,在这样的夜里,寒冷与炎热此消彼长。我缓缓的叹了口气,递了包纸巾给她。她抬起头,擦了擦眼角的泪。继续说道:“他是我在这里的全部依靠,我只想让他更关心我一些。我真的很孤独……”她的声音依旧哽咽着,听来有一种莫名的悲哀。

“他的确做得不对,他冷落和忽视了你,他可能习惯了八年来你在他身边的心安理得。”在这种场合下,我根本找不到该有什么样的话来回答她,我甚至有些局促与尴尬。

他是我的朋友,从高中开始一直到大学,到毕业,一直都是最好的兄弟。

小云顿了顿又接着说道:“虽然你肯定不愿意听我和你讲起另一个人,那是给你兄弟耻辱的人,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应该说说他,反正无论你怎么看我也改变不了现在的现实了。”

“有什么都请你讲吧!”我回答她。

“他是我的同事,在同一村里一起上班的村官,他老家就是那的。”

“嗯,我听勇讲起过。”

“那些日子,那些一个个无聊的周末,勇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让我不要进去找他,我只能一个人默默在这村里。我真的很孤独,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可以陪我聊天,我除了看这一座连绵起伏的高山之外,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小云举起身前的酒杯,喝完酒后继续说道:“那时候,他出现了。他对我很好,很体贴,他总会在最失落的时候给我惊喜,他总会在我最需要依靠的时候给我支持。渐渐的,我的依赖从勇变成了他,即使我是爱阿勇的,我和他在一起八年了,我们经历过那么多……”小云哽咽着没有再说下去,泪水又一次从她的眼角溢出。

“我非常记得那天,那是星期五,勇告诉我他有接待,让我不要进去找他,而那时候我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到他了,我很想他,很想去看他。到晚上的时候,天上突然下了雨,电闪雷鸣,山里的气温也迅速降了下来。外面一片黑暗,我买了一瓶酒,一个人在房间里边哭边喝。我想阿勇,我想远在几百公里外的父亲和母亲,我想念大学时无忧无虑的时光,那时候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小云将身前的酒杯加满,又接着说道。

“那时候,他出现了。他说这样的天气里我一个人在村委会里不放心,过来看看我。我抱着他拼命的哭,拼命的发泄我的委屈。就在那一晚,我将自己给了他。”小云将杯中的酒喝完,停止了哽咽,变得突然很冷静。

“你爱他吗?”我看着她的脸,缓缓地问道。

“不知道,我现在和他在一起了,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我会和他坚持下去的。有些路,一旦走了第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方向了。只是,我深深的伤害了勇,伤害了那个我爱了八年的男人。”小云淡淡地回答我,那种冷静仿佛已完全换了个人。

“对,有些路,一旦走了第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方向了。”我说完,举起手将杯中的酒饮尽。夜色完全笼罩了整个城市,我们的谈话在炎热的夜色中结束。

接近凌晨的时候,我的朋友终于在酒店等到了我。我们彻夜长谈,许多过去和问题像流水一样层层铺开。天亮的时候,我离开了那座炎热的城市。往后的日子,我总会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接到朋友的电话,大抵都是一些酒后绝望的牢骚与抱怨,当然有很多时候也很极端。他说他要去将那两人除掉,然后自杀。我总一次又一次陪他聊到天亮,劝导他,其实也是陪他度过那些最难熬的日子,那些黑暗得没有一丝亮光的漫漫长夜。

两个月后,朋友再也没有在凌晨给我打过电话了。那天小云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她想通了,她一次又一次去求勇的原谅,她只想要回到他身边。可是,他拒绝了她。

“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最信任你,我请你劝劝他原谅我,我真的不能失去他。”小云在电话那头央求我说。

“有些路,一旦走了第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方向了。”我回答她。

讲故事的人

人已赞赏
山居笔记

这不是你们想要的安娜(读《安娜.卡列尼娜》)

2016-7-21 16:48:21

山居笔记

公路之歌(写在大理公路管理总段成立六十周年之际)

2016-7-29 14:07:46

3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重读这篇,再次想起一些人一些事。只不过更加旁观者清了。

    • 看来,有故事哦 😉

    • 不,我只是写别人的故事,而且在你这一篇出来后,我就写了。emmm,重新评论此篇文章只不过给你一个自留地的指引。

    • 看过你的自留地了,楚书业那里吧,只是评论关闭。

  2. 这是你写的故事

    • 对,写了别人的故事 。

  3. 叫你小说家还是老湿 💡

    • 我们不生产故事,我们只是故事的搬运工 😀

  4. 擅于将自己的境遇和心情演绎到文字里的小说家。

    • 写的都是别人的故事,对于自己的故事还需要更大的勇气。

  5. 一步难回头啊。。。

  6. 一步难回首~~

    • 生活就是这样了。

    • 😡 看起来你这里更有故事

    • 都只是讲别人的故事。

  7. 段兄,写实么? 😀 书归正传,“归入大海”,建议改为“逝入大海”,原因不讲 🙂 PS:强烈建议修改错别字,如“湛满”。。。。。。

    • 已经改了,实在是非常之不好意思啊,满文的错别字,我还是没有养成检查校对的习惯。 😀

  8. 其实看似问题的问题,其实都不叫问题,我感觉其实这叫矫情,一点都不理智!仅此而已。

    • 是不够理智,结果就是万劫不复了。

  9. 我感觉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文中的以“我”代称的那个人是你么? 😉

    • 对,你猜得很正确。

  10. =-=我的智商不够用了

    • 先生如此低调,这样不好不好 😀

  11. 看了这篇文章,我突然想起了很多的人,很多的事。有些事正如佳能兄写的那样:“有些路,一旦走了第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方向了。”

    • 这是我朋友的真人真事。

    • 我看到了我的朋友。ps:所以我才说看了你的文,我想起了很多事。

    • 看来这故事是大千世界里都会发生了。

    • 类同吧,这个世界总会发生光怪陆离,却又何其相似的事情。有时候,我们作为局外人讲出自己亲眼所见的事,会引起其他人的共鸣,或许他们也曾见过相似的画面!

  12. 很多东西,一旦选择,就不再有回头路。

    • 留下的都是遗憾了。

  13. 真是一个悲剧,可是到底是谁的错呢?

    • 一只手掌是拍不响的。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