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债

他踉跄着冲进家门,还来不及抖落一身风尘,却发现终究还是迟了一步。母亲已经离世,他没能赶上母亲口述的遗言。母亲干瘪的手里拿着一封信,眼睛直瞪着他回家的方向。她就他这么一个亲生儿子,可是他却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眼。母亲已离去,纵有千万种的遗憾,也只能带到另一个世界了,他泪如雨下。

母亲是个苦命的人,一辈子与公路打交道,风天雨天、骄阳烈日,母亲总是弯着纤细的脊梁匍匐在灰尘和泥泞的路上。他的童年,几乎被砂石、泥土、沥青填满,连他童年的游戏素材也离不开这些。而父亲呢,从他记事以来就没有见过父亲。听周边的人说,他两岁那年,母亲所在的道班发生泥石流灾害,父亲和另一个同事在那场灾难中失去了生命。

父亲离世后,母亲身边又多了一个男孩,正是和父亲一起离去的那个男人的孩子,母亲承担起了抚养两个孩子的重任。他从小就不太喜欢这个小他一岁的弟弟,他总觉得一个外人分享了他和母亲的幸福。更让他心里难过的,是因为这个外来的弟弟,母亲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从他记事以来,家里生活一直很艰难,母亲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艰难地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他内心一直觉得如果不抚养这个外来的弟弟,生活至少会比现在好一些。

母亲对他们两人从来没有偏心过,一个鸡蛋两个人分,一碗饭也要两个吃,甚至一块糖母亲也会将它分均了一人一半。上学了,他有的书包弟弟都有,他有的文具弟弟也要有一份。他懂事后,有人登门劝说母亲将弟弟送出去。母亲不同意,搂紧弟弟说:“我就是饿死也不送走这孩子。”那时候,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愤怒,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母亲爱一个外人甚过于爱自己的亲生儿子。这种愤怒在时间的流逝中变成了疑问,艰苦的年岁里,没有愤怒抵得过艰辛生活的灾难。即使他对这个外来的弟弟有诸多不满,他还是和母亲一样当这个弟弟的亲生的一样对待,他不想合违背母亲的意愿,他不想让母亲因此而伤心。

初中毕业后,他和弟弟同时考起了高中,以母亲的收入根本不可能供两个学生同时上高中,母亲最终选择让他去读高中。弟弟的学习成绩比他好,弟弟也想读书,弟弟斥责母亲太过偏心。母亲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弟弟哭泣,口里说:“孩子,这债,妈这辈子没机会还了。”从此,弟弟便和母亲分担一些活计。

高中三年,他花了母亲和弟弟寄给他的很多钱,可是高考还是落榜了。也就是在那一年,母亲退休了,根据单位上的政策可以有一个人去顶替母亲去工作。这一次,母亲还是选择了他。他觉得有些内疚,坚持要弟弟去。母亲不允。他又听到母亲对弟弟说:“孩子,这债,妈这辈子没机会还了。”

他内心波浪陡起,这么多年,母亲为什么老是重复这样一句话?

到底是什么样的债,他想问,但一直没有开口。

他工作后,一路顺利,进了城,安了家,升了官。可是,母亲一直没有同意和他一起住在县城,母亲说习惯了乡下的日子,住城里很不习惯。

母亲病重的时候,他正在外地出差,等赶回到家时,母亲已经离去。他小心翼翼的拆开那封旧的有些发黄的信封,信是母亲亲笔写的,内容很简单:“我儿,等你拆开这封信的时候,妈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有一件事,妈瞒了你很多年,其实弟弟才是妈亲生的,你亲生母亲在你出生时因为难产去世了。那次泥石流中你父亲和弟弟的父亲托起了我,而他们俩却再也没能走出那片泥海,那一年你才两岁。如果没有你父亲,妈就活不了了,弟弟也活不下来了。所以,妈和弟弟用这一生还你和你父亲的债。”

看完信,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苍天无言,夜幕正笼罩着大地。

山居笔记

原谅

2016-8-30 17:27:33

山居笔记溪窗夜话

大雨过后

2016-9-9 14:25:45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