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房子

夜读《哈佛中国史》,读到主编卜正民教授在本套丛书总绪中写到的一个故事,极为认同。曾经有朋友问过我,为什么要读外国学者写的中国历史 ,中国的历史不是应该由中国人书记吗?我想卜正民的故事或许能给人一些启示。

卜正民是加拿大人,是研究中国史的专家,历任多伦多大学、斯坦福大学、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教授,1974年,他作为交换生来到中国。他在《哈佛中国史》中文版总序中提到,他在上世纪90年代参加北京的一次学术会议,期间巧遇清史研究专家朱维铮教授,在和朱教授的一次谈话中,卜正民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他说:“既然我不是中国人,那当一名中国历史学家到底有什么意义。我虽然能够像朱老师那样阅读第一手文献,但还是极度渴求拥有他那般理解中文文献的本能。到底怎样我才能像理解自己的母文化那般,更真切地理解中国呢?”

朱维铮教授的回答让当时的卜正民茅塞顿开,如今在我们读来也是耳目一新,以这样一个故事来引导大家认识《哈佛中国史》的价值真是再贴切不过了。朱维铮教授回答他说:“你想象中国是一个仅有一扇窗户的房间。我坐在房间里面,屋里的一切都在我的目光之中,而你在房间外头,只能透过窗户看见屋里的景象。我可以告诉你屋内的每一个细节,但无法告诉你房间所处的位置。这一点只有你才能告诉我。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历史研究需要外国学者。”

我们中国人写历史,脉络很清晰,大抵都喜欢以朝代更替为划分区间的依据,容易夸大王者、英雄将相的作用,所以一部中国史大抵都成了政治史、军事史和英雄史。这种手法缺乏梁启超之流所提倡的大历史观点,缺乏从社会的角度和广度分析历史事件产生的原因,历史是政治、经济、民族、地理、文化、军事、交通等多方面的综合发展的结果,一场历史事件的变迁,一个朝代的兴衰是多个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个人的作用虽不可忽视,但更多的只是引导或是导火索的作用。所谓“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社会变迁决不是一朝一夕或是某场战争可决定的,它是多重社会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西方学者在研究历史上更替时习惯从多方面、角度分析原因并提出观点,如卜正民在其所著的《哈佛中国史》元明卷中便独创性的将气候变化 引入历史研究中,将小冰河时期的寒冷气候影响与元明朝代更替及社会经济发展进行了结合论述,从另一个角度解读历史。

我们无从评价中国的历史学家还是西方历史学家写的中国史更真实或是更全面、更好,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选择题,如果非要一个答案,那末我认为本国的历史应该信赖本国人,毕竟在接触第一手的历史考古资料方面,本国的专家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历史与世事一样,横看成岭侧成峰,如果中国学者将中国历史看成了逶迤多姿的“岭”,那么我们何妨退一步看看外国学者气候磅礴的“峰”呢?换一个角度,换一种思维,你可能会有另一种收获。

人已赞赏
山居笔记

讨曲秀才檄文

2019-1-4 20:15:15

山居笔记

读五柳先生诗有感

2019-6-23 19:58:49

1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不论是哪个国家,只要是人就有相互了解总结和学习的必要啊

    • 说得很好。

  2. 外国人有时写得更加客观。向博主学习

    • 共同学习吧,共勉。

  3.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最近购置了三本《中国传统文化常识》,发现自己认知也有很多偏差。有时候不得不感叹,活的挺像个“外国人”的。

    • 与君共勉。

  4. 据说读史要读歪果仁写的史书。

    • 相对来说,在某些问题的研究上欧美的学者更严谨一些吧。

  5. 无论如何,溪主更具慧眼了。佩服。

    • 慧眼则是没有了,随便胡言乱语一番,发表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观点。

  6. 不同的人视角不同,需要读者和作者视角一致

    • 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思维方式,得到的的确是不同的结论,这在中外学者的研究差别中体现得很非常全面,并无对错好坏之分,只是多一视角了解。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