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

发布于 2019-06-12  3.21k 次阅读


在经历了漫长的旱季之后,大理的气温在最近两天开始急剧上升,温度曾一度达到摄氏31度之高,六月的大理,迎来了“三伏”前的第一个酷暑。正午的阳光,让本就昏昏欲睡的人们疲惫不堪,室外炙热的温度火一般燎着大地,而市内的温度也让人很吃不消。本就没有装空调习惯的人们面对每一次突如其来的酷暑或寒潮都显得手无足措,我们一贯都是取暖基本靠抖,降温基本靠手。然而,扇出的风似乎也是热的,空气中满是燥热的味道。

热浪一浪高过一浪,热流一阵翻过一阵,每个人都在渴望清凉的风。

傍晚时分,夕阳还未完全消失。风来,惊雷乍起,辘辘滚过苍山之巅,黑云压城。不时,黑云转为浓雾小雨,苍山上一片烟雨朦胧。烟雨苍山,磅礴之间又显娇秀,尤是傍晚时分,天际朦胧,苍山烟雨,变幻之间,气象万千,如诗如画。大理素有“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之句,苍山与洱海,点缀了大理“风花雪月”景之精华。烟雨苍山,如画家展墨的国风山水画,比起其它大山名川亦不遑多让。

苍山朦胧,风雨欲来

不止细雨点缀苍山,这座久旱的城市更需要一场甘霖,需要一场肆无忌惮的倾盆大雨。记忆中,这是近四年来最旱的一年了。相较于去年漫长的雨季,今年的雨季虽来得早,降水却实在少得可怜,春节过后的几场小雨是今年目前为止最大的雨季。旱情袭人,大理告急,云南告急。然而,期待了一次又一次的甘霖久不能下,在南方抗洪的时候,大理依然处于抗旱时期。

惊雷声中烟雨苍山

惊雷声中,布谷鸟隐去了熟悉的鸣声。山下的田园里一派夏日风情,迁插不久的秧苗郁郁葱葱,在田间疯狂的滋长着摇曳的身姿;荷田里荷叶翻飞,早有几株争艳的荷已露出含苞的花蕾,或许这一场雨过后就能盛放。成群的白鹭在田间游弋,雷声中不时惊起,羽化一般掠过长空。

银桥镇下波淜村稻田禾苗正青

风起,丝丝凉气从山顶拂来,吹过荷叶,吹过稻田,沁人心脾。这恼人的酷暑终于在傍晚时分暂停了它的步伐,今夜应该是个适合入眠的好天气。

下波淜荷田荷花含苞待放
下波淜荷田荷花含苞待放
下波淜荷田荷花含苞待放

如果这场雨能有些声势,能不吝啬的降在山林,降在田间地头,降在瓦缝参差的村庄。那么,过些时日,窗外的那片荷田应该全然绽放了,那时必将又是一道诱人的风景。吃茶饮酒赏花的人生,又怎能错过这一场盛夏的花事呢?

傍晚苍山,山雨欲来

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