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五柳先生诗有感

虽然我们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年代,但我们的生活却如天壤之别。仅以此纪念远在天堂的母亲,怀念那个云在青山月在天的老家,怀念那段曾经青黄不接的日子,怀念那个艰难而又难忘的童年。

[mark_a]

夏雨欲来,荷塘菡萏十顷陂,西风愁起绿波间。是日也,犬子卧榻酣眠,内人惟伏,不敢离半步,偷得浮生半日闲,善哉。伏案读诗,清风不识字,任凭其乱翻书,风定书开,恰遇陶公宋文帝元嘉三年诗作《有会而作》。读序言中“旧谷既没,新谷未登”一句,忆起童年家贫依稼穑之时日,内心颇多感慨,著以小文以记之。

[/mark_a]

每与妻聊起童年点滴之事,妻常笑言我们之间仿佛隔着一代人。我的童年,是在群山与白云间度过的,那些时代虽离今不远,至多二三十年的光景。经济的发展与科技的影响,正在日新月异的改变着我们的世界。现在再回老家,早已看不到二十年前的样子,也很难再让令人能想象二三十年前的生活。是以,如今每每讲起童年生活的点滴,对于新人而言都如杜撰的故事一般很难令人信服。再则,我们那个年代,八零后的童年其实也很少会有那般艰苦的日子,所以,妻才很难理解为何我与她年龄相仿,所经历之生活却如天壤之别。

每次,我都不厌其烦的向妻解释原因——不同的地域发展程度不同,决定了不同的人生经历。人,可以选择改变自己的人生与命运,却无法选择或改变自己的出生。自己的出生,是上一代人给自己决定的。每每聊此话题,我都会感谢远在天堂的父母,他们用毕生的辛勤付出改变了四个子女的命运。现在,我们都能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每天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这种生活,在童年里是全然不敢奢想过的。

我的童年,是在物质资源极度困乏之中度过的,几亩贫瘠少产的山地是全家人生活来源的全部。七八岁之前的日子,最为窘迫贫困,那时候,爷爷年迈,身体渐衰,家中孩子兄弟姐妹四人年纪尚幼,不能从事农耕之事,家中七口人的生计,完全压在父亲和母亲身上,压在那几亩瘦地之中。且那时兄妹四人都需要上学,每年的学费、杂费、书纸笔墨开支亦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即使父母日以继日的辛勤付出,无奈土地贫瘠,产出甚少,又无其他产业能补贴家用,遇到灾荒年岁,全家人的生计多陷入“青黄不接”之窘迫。正如五柳先生在《有会而作》。序言中“旧谷既没,新谷未登”一般,虽全靠玉米维持生计,依然会有“下顿难以为继”的困顿。这样的生活经历,放在八零后的身上,是很难想象的,这也是爱人很难理解的原因。

可是,我的确经历过这样的人生。

我至今还记得随母亲一同去借粮的事情。

六岁那年,正是我入小学的第一年,那年雨季太长,洪水冲毁了许多庄稼,雨水太多阳光不足,庄稼收成也不好。来年时,母亲用尽办法缩减家中粮食开支,家中饲养的鸡仔每天只能吃到一点少得可怜的玉米粒,至于猪和牛基本就全靠田间地头的青草所养了。然而,即便如此,到暑假之时,家中的余粮已见底,而地间所长的玉米还在发穗,离成熟还有一段时间,真正到了“青黄不接”之时,“旧谷既没,新谷未登”,全家人的吃饭成了当前面临的最大问题。

母亲和父亲商议后,决定向一远亲去借支,吃的是精食还是糟糠已不能再计较,但至少不能让家里人饿肚子。那远亲与我们同姓,离我家大约有二十里路程,步行需要约莫三个小时左右。虽相隔不远,但地质环境不同,他们那里有水田,水田有产出,他们对于玉米的需求不大,有余粮可以外借。

我和妹妹在家中排行最小,年纪最轻,两个姐姐虽不能从事农耕,但已能力所能及帮做些家务农活,只有我和妹妹能帮的忙很少。出发那天,姐姐与父亲上山找柴,无人看管我和妹妹,母亲便将我和妹妹一道带去。我们年纪虽轻,但是几十里山路完全不在话下,翻山越岭之事对于山区的孩子来说是天生就会的本领。午饭是在亲戚家吃的,吃罢午饭,母亲和亲戚约定所借粮食数量和归还之期。那时候,秤作为一种最基本的度量工具也基本得到了普及,但是老一代的人们还是习惯以“升”作为日常衡量的工具。母亲与亲戚所约定的数量,便是以“升”作为衡量的。我属于少小离家之人,小学毕业后便一个人外出求学,大多时间都在外度过,对于家中农耕之事只是略懂皮毛,是以,到今天我也不知晓一升玉米重量是多少斤。

商讨完借粮之事,母亲对这个远房亲戚千恩万谢,然后便背着一袋大约五六十斤的玉米粒口袋带着我们回家了。剩余部分粮食,日后将由父亲请几匹驴马来驼回家。那个亲戚也大方的赠送了我们大约两升左右的玉米,母亲再一次给人道谢。

回家的时候,天空有些小雨,山间崎岖的小道本就狭窄难行,雨水过后又湿又滑。那是一条人行不多的小道,年久失修,杂草从小道两旁向内长,占据了道路。母亲在前行,我和妹妹在后,下雨后山间林草会沾上大量的雨水,人从道间通过时会打湿衣裤,母亲要行在前用自己的身体将草木间的雨水打落,我和妹妹在后面才能行得舒服些。母亲身体瘦小,背上背负的重担将她的身体压弯向前倾,走路时双腿会因背上的重量而微微颤抖,山间雨水将他的衣裤全部打湿,本就矮小的身体看上去更加佝偻瘦弱。这种小路,我和妹妹空身步行尚觉得艰难,母亲却还得身负重担,手中还要打伞以防背上的粮食被雨水淋湿,那是全家人的口粮,绝不能马虎。在一处极难行的陡峭路段上,母亲脚下一滑,跌倒了,向着脚下的斜坡滚落下去,身上背负的粮食口袋也顺着斜坡滚了下去。我和妹妹只能惊呼而又束手无策,幸好那坎也不甚高,母亲沿着斜坡滚落了几米之后总算停住。口袋在不远的地方停住了,母亲包裹严实,玉米粒并没有撒泼出来。

我和妹妹急忙路下坡去探看母亲,母亲身上沾满了湿泥,雨伞也被吹到了一边。我跑过去搀扶她,母亲伏在地上一会后才缓过神来,慢慢的起身拿起妹妹捡回的雨伞,又急速的跑向跌落在不远处的玉米袋,并用雨伞护住,不让雨再淋到口袋里的粮食。我和妹妹怔在那里,不知该如何做。我们是无论如何背负不起那几十斤的口袋,也不可能跑回家去通知父亲。过了大约十几分钟,母亲将口袋重新包扎后又负在背上,拉着我和妹妹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在雨中,母亲拖着一瘸一拐的脚缓步前行,身上的口袋将她的身体压得更弯更低。年少的我在后面,有几次泪水夺眶而出。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山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外面的人会不会也如我们这般需要为每天两餐的生计发愁,我从没有志向,因为不知道什么样的目标算是志向。而那一刻,我默默的立下志向——终有一天长大,一定要让母亲不再为家里生计发愁,不再让母亲再遭受这样的苦难。

那天,我们回到家时已是日暮时分,回家的时间较平时晚了近一倍,母亲终于还是拖着那只崴伤的脚将那五六十斤的玉米粮背回了家。长大后,终于知道了那时母亲的身影正是对“女本柔弱,为母则刚”的最好诠释。

当我终于可以实现自己那日立下的志向,终于可以让母亲不再需要为全家人的生计发愁时,母亲却永远离开了我。这苦难的人生没有给过她任何可以称为幸运的回报——除了她亲手艰辛养大成人的四个子女之外。

今天,我像讲远古故事一般将这段经历道来,可能很少能有共鸣,毕竟虽然我们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年代,但我们的生活却如天壤之别。仅以此纪念远在天堂的母亲,怀念那个云在青山月在天的老家,怀念那段曾经青黄不接的日子,怀念那个艰难而又难忘的童年。

[mark_a]附陶渊明《有会而作》诗文:[/mark_a]

弱年逢家乏,老至更长饥?。

菽麦实所羡,孰敢慕甘肥!

惄如亚九饭,当暑厌寒衣。

岁月将欲暮,如何辛苦悲。

常善粥者心,深念蒙袂非。

嗟来可足吝,徒没空自遗。

斯滥岂攸志,固穷夙所归。

馁也已矣夫,在昔余多师。

序:旧谷既没,新谷未登,颇为老农,而值年灾。日月尚悠,为患未已。登岁之功,既不可希,朝夕所资,烟火载通;旬日以来,始念饥乏。岁云夕矣,慨然永怀。

今我不述,後生何闻哉!

老家的夕阳

人已赞赏
山居笔记

历史的房子

2019-1-17 15:37:57

山居笔记

初寻桃花源

2019-12-9 16:00:37

29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霭客溪主

    文章不错

  2. 霭客溪主

    看老哥的文章有种 初中那会读鲁迅的课文一样,文章里记录了一个时代的现象 文笔真好

  3. 霭客溪主

    文章还不错支持一下

  4. 霭客溪主

    文章不错非常喜欢

  5. 霭客溪主

    苦难的岁月,或摧垮一个人,或使人更坚强。只有历经过苦难的人,才能懂得甜的美妙,才会珍惜。
    祝博主家庭美满!

  6. 霭客溪主

    故事很真,情真意切,读来极度舒适,祝老哥一切顺利。

  7. 霭客溪主

    电商专用快递网站,空包网,单号网www.danhw.com

  8. 霭客溪主

    找快递单号就找单号网www.danhw.com

  9. 霭客溪主

    配图,岁月静好

  10. 霭客溪主

    博主的文章让我想起了《卖米》的故事,苦难的经历不会让人怀念,但确实会让人成长,成长成一个三观健全的人。不要有太多自责,积极乐观去面对生活。

    • 霭客溪主

      这些苦难的确给我了自己很多帮助,至今受用不穷。现在这一代的孩子,太多没有吃苦的经历,面对苦难时往往束手无策。

  11. 霭客溪主

    城市化是发展趋势,小城市的人也会逐渐向大城市聚集,农村发展工业化种植,贫困人口会越来越少的

    • 霭客溪主

      现在改变得太多了,几乎每年都会回老家,早已不是过去那番模样,国家对农村的建设和改造的确是前无古人的功绩。

  12. 霭客溪主

    不忘过往

    • 霭客溪主

      生活向前。

  13. 霭客溪主

    你是个居士,我是个俗人。所以你文字很美,而我就一直在划水。这就是我俩的差距。

    • 霭客溪主

      哈哈,最近你无心更博,说话也这么谦卑客气了。我还是看看你的自留地的,这可不是划水吧。

    • 霭客溪主

      呃,自留地尽量保证每月一更,划不划水就无法保证啦。

  14. 霭客溪主

    时光并不遥远,溪主所述,我经历过,直面过,自然能懂。回头看看,其实那是上苍给予我们最好的礼物和安排!唯有苦难,方得始终。溪主切莫过于自责,令堂已然看到你的幸福三口有多幸福,这不正是她最想要的吗?

    • 霭客溪主

      谢楼主言,难得有共鸣之人。唯有苦难,方得始终,深以为赞同。

  15. 霭客溪主

    我来看看 今天忙得我已经没时间仔细看内容了!!留言,证明我来过!

    • 霭客溪主

      嗯,板凳归你了。

    • 霭客溪主

      好吧 没注意到 我还以为是沙发呢!

    • 霭客溪主

      实在不行,我给您板凳铺个垫子,哪叫一个舒服。 😎

    • 霭客溪主

      还是算了 我还忙着干活呢 根本没时间躺着

    • 霭客溪主

      哈哈,博主跟我一样也是大学生吧?

    • 霭客溪主

      大学生??嗯,那是十二年前的事情了 :mrgreen:

  16. 霭客溪主

    文字很优美

    • 霭客溪主

      谢言,欢迎再临。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