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在岁月里蹉跎

发布于 2019-11-29  1.58k 次阅读


大理的冬天,总让人流连忘返。阳光,准时在八点洒下一片温柔,昨夜的珠已被夜风带走,被阳光唤醒的城市车水马龙。湛蓝的天空下,湖水泛着碧波,苍山顶隐约有些白雪的痕迹。洱海畔,茂盛的水草已失去了往昔的颜色,在水边枯萎凋零,成群的西伯利亚海鸥在水草边嬉戏,不时拍打着硕大的翅膀飞向远处。天气总不是很冷,有阳光的午后,走在海东空阔的马路边,还未来得及完全绽开的银杏叶已泛黄,点缀一路金色。

好一派冬日暖阳之色,好一幅岁月静好之景。

又是一个季节的时间过去了。每到冬季,我们极易感叹时光荏苒,岁月如白驹,因为冬天已是一年之末,生命又这么荒度了一年。

然,荒度的又何尝只是这一年呢?每每回首过去,总有“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的感慨。每到年底的总结,又有多少人真的实现了年初许下的诺言呢?我们,早已习惯了在这一年又一年的碌碌无为中虚度光阴。

已经有一个季节的时间未更新博客,未写下只言片语了。这一季,我尚安好,身体发肤皆无抱恙;家人亲朋,皆和睦如初。

只是,工作繁琐无序,资料杂乱无章,陷在文山会海里几不得脱身。甚幸,该看的书没有落下,该陪的人没有错过。然,恍惚了自己,懈怠了追求,山海之间未曾留下足迹,笔墨之间未曾留下文字。

我想,释然后,这便人生。工作日复一日,生活年复一年。

在岁月的流逝中,我们似乎未曾得到什么,也未曾丢失什么。只是时光就这么游走了,而我们终和青春说再见,慢慢老去。

孩子出生后,更觉老态频显,心态已一老如斯。那些年少的豪气干云已转眼不见,那些自己曾苦苦执着沉迷的风花雪月已觉索然无味。不求孩子荣华富贵,只求一世安康,做父亲的总感觉所有的付出都有了价值。那一刻,终于发现自己的时代结束了。即使曾有再狂傲的思维和理想,仍逃不脱中国式家长的桎梏——孩子的人生,就是你的整个世界。

生命的价值,本在一代又一代的生死传承中。

近日读史,又读到始皇帝想要长生不老,派卢生到蓬莱仙岛寻取长生不老药,最终却落了个两次被卢生所骗而凄然在巡游途中死去的片段。偶有所感,赢政可能是有史书记载想要寻求长生不老之术的先驱,但决不是最后一个,伟大如汉武帝刘彻亦执迷疯狂的追求过长生之术,而后世寻求者更是趋之若鹜。然,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到头来也依然难逃死亡。古往今来,无论海内海外,从未听说过有谁真的长生不老,也未曾见谁能青春永驻。

造物主的规律,我们谁也无法违背。生老病死,本就是生命该有的模样,又何必总要枉费心机,去找寻水月镜花呢?

以平常的心,对待生命的流逝。成与败,都是生命的洗礼。梦想已没有了,目标也会越离越远,让懈怠的心享受这倦怠的时光。毕竟,我们,终将在岁月里蹉跎,直至死去。

因为,你我皆凡人,除了苟延残喘的生命,我们一事无成。

 


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