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快乐是因为想要的更多

发布于 2019-12-24  2.14k 次阅读


今年四月,孤身踏上向往多年的西藏,行程已在《藏地东行记》中一一记述,相较于雪山、峡谷、寺庙、经幡、风马,给我更多震撼的是藏民的信仰,以及藏地之行对于内心的冲击。时至年底,再回首看那一行程,独自思考,感悟颇深,藏地,应该算是2019年最为满足的收获之一。

藏地偶遇不惊人的牛

说到西藏,除了雪域高原之外,最大的文化景观当然是藏传佛教。藏传佛教民间又称为喇嘛教,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又极具特色。从某些方面的定义来看,藏传佛教并非大乘佛教,也非小乘佛教,而是独一档的金刚乘佛教,它与印度瑜伽、禅宗、净土在修行上都有着较大的不同。因学识有限,我无意在本文中阐述藏传佛教的历史与不同,我仅关心佛教对藏民的影响,及此给我的启示。

走在拉萨的街头,映入眼帘的一幅截然不同的景象,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随处可见的是身着藏袍,手持佛珠,低头疾走,口中念念有词,虔诚朝拜的信徒;大昭寺、小昭寺外有很多信徒不舍昼夜的虔诚朝拜、磕十万长头。这些藏民并不一定都是拉萨人,可能来自于西藏的各个地区,甚至有的来自于四川、云南、甘肃等地的藏区,他们抛弃一切杂念,克服种种困难,一路磕着长头来拉萨朝拜,或到岗仁波齐朝拜。这些人的生存条件,谈不上好,藏区海拔较高,物产不丰富,经济不发达,对于很多人来说,生活可能仅只是温饱的生存状态而已。有很大一部分人,可能终其一生都未曾踏足过藏地之外的土地,从未领略过城市生活的风花雪月。

但就是这么一群看上去物质生活并不是很富裕的人,脸上确一直荡漾着最幸福、最满足的表情。与那些衣着光鲜,却脸上挂满了忧郁的城市游客形成了最大的反差。

小昭寺外虔诚的朝拜者

我在藏区一路走,一路看这些藏族同胞,感受他们的生活生产条件和文化信仰的坚定力量。他们的幸福,来自于内心的满足,他们的满足,是因为没有更多的欲望与追求。纸醉金迷的繁华,权倾天下的力量,他们不曾奢望,更无谓执着。一块糌粑,一杯牦牛奶,能填饱肚子就行;一件谈不上干净的藏胞,一双方便行走的鞋,能穿暖就行;一处满雪的山脊,一间不大的木屋,能遮挡风雨就行。他们的幸福,源于相信因果轮回的善念,今生虔诚向佛,普度红尘众生,来世佛自当会有最好的安排。

佛有谒曰: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你所看到的五光琉璃,不过都只是眼睛里倒映的虚空。只有虔诚的心和苦苦修行的体,才是真实的存在。

那末,除了赎罪与虔诚,心无它念,眼无所求。

然而,我们却不一样。我们的生活,总伴随着无止境的需求,而我们的欲望,也像深渊,挟裹着我们越陷越深。我们从不知道满足,因为上一个条件的达成是下一个不满足的开始,如此循环反复,欲望沟壑难填,生活索然无味,快乐便了无踪影。

从出生,父母就希望我们比别的孩子聪明能干,到了上学时又希望自己能比别的同学有个好成绩,有了好成绩就想要有一个好的大学,读了好的大学就想要在毕业后有一份好工作,有了好工作就想要青云直上的攀升,位高权重又想要自己的孩子能比别人家的更好……

当我们赤脚的时候,心中的理想只是想要有一双鞋,有了鞋子又想要有一套能挡风的衣服,有了衣服又想要吃一顿饱饭,吃饱了饭又想要有一个能遮风挡雨的居所,有了房子又想要一辆能日行千里的交通工具,有了车可能又想要更大的房子……

对于任何一种生活,我们想要的都只是更上一层楼。向好,其实并没有错,只是这样,我们似乎永远在追逐的路上,永远得不到满足,永远疲倦的追逐幸福。

小时候,快乐很简单;长大后,简单很快乐。于是,我们变成了最不简单的个体,变成了最不快乐的人。

致一直在奔跑的你,疲惫的时候,歇下来回头看一看。看看出发时的你,看看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自己,到如今,你最初的追求是否已经实现?我想,那个最初的愿望,其实早已实现。


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