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如尾生

发布于 2020-01-03  2.28k 次阅读


近日看记录片《风云战国之列国》,看到苏秦与燕昭王离别时语曰:“信如尾生”。颇以为精妙,甚为之动容。

尾生之故事,出自庄子的《庄子·杂篇·盗跖》篇,原文“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大意便是说古时侯,有个叫尾生的男子和心上人在桥下约会,可心上人迟迟没有赴约,待到河水上涨,女子还没有来,尾生为守信诺言,最后直至抱桥柱而溺亡。这本是一个哀婉凄美的故事,但将信如尾生用于君臣之间的忠诚关系,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燕昭王是燕王哙的庶子(燕王哙是有史记载的唯一一个自愿将王位禅让给别人的君主,最终落了个身死国灭的下场),燕国的第39任君主,燕昭王于公元前335年即位,即位时国势衰微,彼时燕国刚历经子之(燕王哙禅位之人)之乱,齐国武装干涉在50天内几乎灭了燕国。燕昭王即位后励精图治,广招贤士,引得苏秦来投。苏秦与燕昭王一见如故,二人更似知己而非君臣。为报燕昭王知遇之恩,苏秦开启了数十年 “死间”生涯。当是时也,苏秦已为齐国相邦,正在进行“灭齐强燕”的计划。

燕国内有人谄告燕昭王说:齐湣王厚待苏秦,苏秦之心早已归齐。于是,苏秦赶赴燕国,禀明心迹。他对燕昭王说:“信如尾生,尾生宁愿溺毙,也不背弃承诺,苏秦,就是大王的尾生。”自示即使尊为齐国相邦,即使已是二十八年之光阴,苏秦必不负燕昭王的承诺。苏秦自知这是最后一次觐见燕昭王,场面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之感,意境凄然。随后,苏秦回齐,劝说齐湣王灭宋,激起其余诸国对齐国的仇视,齐国刚灭宋国,燕国便联合赵、魏、韩、秦四国发起了五国伐齐之战,大胜。

历时三十年,在苏秦的帮助下,燕昭王终于得复大仇,燕之宗庙祭器终得归燕。燕军一鼓作气,下城70余座,齐国被压至海边莒和即墨两座城池,后虽有田单复习,但齐国从此一蹶不振,再无称霸能力,自此后战国局势变为秦国主导的一超多强局面。

苏秦在事成之后自揭身份,被齐湣王车裂,以身死而报燕昭王知遇之恩,真正兑现了“信如尾生”的承诺。

战国时代,诸侯相互攻伐,尔虞我诈,人心不古,像苏秦这样的信士真如另类,却也更显弥足珍贵。

守信,历来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儒家所倡导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根本,更是世人所应遵循的底线原则。《资治通鉴》云:“夫信者,人君之大宝也。国保于民,民保于信。” 诚信是立国的根本,一个靠谎言维持的国家,其命必不久矣。秦时楚地人季布一诺千金,传为千古美谈,有语曰 “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可算是信守承诺的个人之典型了。

而今,惶惶世界,世风日下,物欲横流,诱惑太多,陷阱不少,大有如春秋战国时代时时相互倾轧之势。卑鄙成了小人的通行证,而高尚成了君子的墓志铭,无信与谎言大行其道。逢场作戏,言而不行者比比皆是,甚至还因此而左右逢源,屡试不爽。君不见贾氏巨贾携款避至美国数年而不见归,造车之事亦如水月镜花,有声无形。多少投资者叫苦不迭,却无可奈何。而又有多少老赖前赴后继,恬不知耻。

悲乎!哀乎!人性之丑恶于此乎。

大丈夫生而为人,立于天地之间,自当言必信,行必果。于公于私,于家于国,必当不轻易许诺,不随便表态,以尽己之力,成既出之诺,方可为人也。

2020年,信如尾生,与君共勉。

番外篇:

关于苏秦其事,大多数人可能见于《史记.苏秦列传》,但《史记》所记的苏秦事迹与《风云战国之列国》故事不尽相同。《战国策》记载张仪与苏秦是相对立的一纵一横,互相著文攻击对方,这和史实不符。后来司马迁受此影响,在《史记张仪列传》中将张仪和苏秦列为同时之人;甚至还说在苏秦发迹后,张仪受苏秦激励而入秦,又记张仪之卒在苏秦之后,也均与史实不符。

  1973年在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经过整理后,定名为《战国纵横家书》,共27章,全书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十四章,是苏秦的书信和谈话,提供了有关他的信史料,可以由此辨别《战国策》有关史料的真伪,并纠正《史记.苏秦列传》的错误。

据考证张仪在前,苏秦在后,和张仪同时的是公孙衍、惠施、陈珍等人。苏秦是张仪死后才在政坛上初露头角的。在纵横家中张仪显然是苏秦的前辈。《史记》记张仪的年代基本正确,而把苏秦的经历提早了约三十年。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受此影响,致使张仪事迹含混不清。而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所采用的也是《史记》的观点,以至于有苏秦与已故燕文公夫人私通而走齐,最后因与齐国大夫争权而被杀的叙述,这应该与史不符。

是以,对于苏秦之事有了解的人在看《风云战国之列国》系列一篇《燕国:燕过无痕》时可能不解,甚至会认为该片犯了常识性错误,故特此说明。


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