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贡献什么——写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之期

发布于 2020-01-27  538 次阅读


庚子年的春节注定是一个多事之秋。2019年武汉病毒性肺炎病例而被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在春节人群大规模聚集和移动的影响下,新型冠状病毒大规模爆发,其传播之广,范围之大,影响之深,大大超出人们的之前的预料。这一场疫情,让庚子年的春节蒙上了一种紧张、压抑、不安的情绪,春节失去了往日的色彩,本就越来越淡的年味在新型冠状病毒的重击下消失无影。

早上起床,阿里健康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月27日07时55分,全国已确诊2732例,死亡80例,云南16例,大理1例。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还在与日俱增,1月24日,云南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1月25日,大理启动一级响应,所有景区、图书馆、公共场所全部关闭;1月26日,开始交通管制,客运班车停运,关闭所有高速路口,所有人群聚集场所硬性要求佩戴口罩,所有街集大小聚会全部停止。1月27日,国务院在凌晨发布春节假期延长的通知,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2日,各院校学校推迟开学。

2020年1月27日上午武汉肺炎疫情数据

自记事以来,之前经历过的最大的疫情是非典SARS事件,那时候读高中,学校深处山区内地,又身在校园,对SARS认识并不深,仍记得那时候学校每天都会免费发放大锅药给学生,身边的人倒也没听说过因SARS而离世的。后来,经历过禽流感、H7N9等一些流感病毒的年代,不过,其影响力都不是很大,对抗流感几乎没有什么记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来势汹涌,波及与影响前所未有。

最初的能感受的影响压力来自除夕。爱人在医院上班,除夕日凌晨1时20分,接医院通知,所有职工取消春节假期,必须无条件回医院上班。然后,各大新闻所报道的疫情最新情况越来越多,情况一日甚过一日。春节期间送爱人上班,马路上车辆稀疏,与往年春节时车水马龙的火爆拥堵形成了鲜明对比。冷清的街道空无一人,商铺早已关门大吉,寒风瑟瑟吹裹着树叶没有方向的滚动着。诺大的城市,似乎在一夜之间,沦为死城。那场景,让人忍不住想到丧尸攻占地球的末日城市场景,《釜山行》中逃离丧尸时的经典镜头在心头久久荡漾。繁华与萧条,有时候如此之近。

目之所及,心之所念,惧之所生。

相较于疫情的发展,来得更快的是人心的恐慌。从春节起,朋友圈里几乎清一色是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各种消息,有疫情最新进展的、有疫情发现蔓延情况的、有疫情防控措施的、有疫情处方的、有各地防堵方法的等等,铺天盖地,让人真假难辨又不可置身事外。因这些消息贴近常人生活又言之凿凿,洗耳洗脑,影响力之大,非一般官方媒体所能比拟。于是乎,一时之间,小道消息甚行,人心惶恐,开始各种囤积奇货以居——当听说必带口罩以防感染后,口罩脱销;当听说先要避免感冒后,感冒药脱销;当听说武汉封城之后,超市开始出现抢购……即使价格一涨再涨,抢购之风仍不可止,因为物资的紧张,人心更加惶恐难安,大有世界末日来临之感。

对于这些紧张气氛的形成,那些所谓的新媒体、自媒体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一直反对那些所谓的新媒体、自媒体还有个人朋友圈、微博发布任何对敏感事件的评价。有些人本就动机不纯,或者只是夸大其词为博眼球一味追求流量和点击率,而普通群众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以讹传讹,这无形中起了推波助澜、助纣为虐的作用。现代科技的发达让信息传送的速度越来越快,范围越来越广,而成本却越来越低,只需要一部手机,便可以自己制造一则新闻并及时传播到全球,没有任何约束与审核机制,新闻剩下的只有“自由”,谁来保证其真实性?当这种新闻成为留言,那么又是谁来为这条真假莫辨的新闻买单?

《战国策》曾载:昔者曾子处费,费人有与曾子同名族者而杀人。人告曾子母曰:“曾参杀人!”曾子之母曰:“吾子不杀人。”织自若。有顷焉,人又曰:“曾参杀人!”其母尚织自若也。顷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参杀人!”其母惧,投杼逾墙而走。夫以曾参之贤与母之信也,而三人疑之;则慈母不能信也。其大意是说:孔子的得意弟子曾参的家在费地,有个同名同姓的人杀了人,有人向曾子的母亲报告说“曾参杀人了!”时,曾子的母亲说:“我的儿子是绝对不会去杀人的。” 没隔多久,又有一个人跑到曾子的母亲面前说:“曾参真的在外面杀了人。”曾子的母亲仍然不去理会这句话。 她还是坐在那里不慌不忙地穿梭引线,照常织着自己的布。又过了一会儿,第三个报信的人跑来对曾母说:“曾参的确杀了人。”曾母心里骤然紧张起来。急忙扔掉手中的梭子,端起梯子,越墙逃走了。虽然曾参贤德,他母亲对他信任,但有三个人怀疑他(杀了人),所以慈爱的母亲也不相信他了。这就是流言的力量,骨肉尚可离间,更何况其民乎?

某些无良媒体创造的谣言

我一直尊重生命,也敬畏生命,我也尊重每一个人捍卫自己生命的权利,毕竟,趋利避害,趋生避死乃人之常情。然,这种盲目而粗暴的捍卫生命权的方式让我不敢苟同。做最坏的打算,如果社会真的发展到了物资供应奇缺,需以抢购的方式来分配生存物资时,你是否有想过你抢购物资的同时便是抢夺了其他人活下去的权利?更何况,现在还远不到需要抢购囤积的地步吧?如果每个人都以这种方式趋生避死,那么谁还在医院坚持,谁还愿挺在抗疫第一线,谁来攻克疫情病毒?那么,像我这样爱人在医院上班的人是否要把每天清晨的相送当作是一场生离死别呢?希望的曙光真在,我们为什么要去做一些绝望的举动?

子顺曰曾经说过:“民不可与虑始久矣。” 卫鞅也曾言于秦孝公说:“夫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群氓之愚蒙与盲目,由来已久,只是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表现形势,是以,每个时代都应该有自己的处置应对措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你在贡献什么?

钟南山院士谈武汉肺炎疫情

愿人类早日研发出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愿这场肆虐人间的疫情早日退却。也愿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少一些盲目的宣传与主动,愿我们都能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愿这场考验人心与人性的战争早日结束。为每一个坚守在抗击疫情一线的人员点赞,天佑中华,武汉加油!


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