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啸霜河

 残阳如血。

荒凉的戈壁,破败的庙宇,满目处尽是断壁残垣。血色的枯草,血色的残枝,血色的衣袂,天地间仿佛已被血色掩盖。

疾风如刀,仿佛从上古洪荒吹来,要席卷天地间的一切。风动幡帘,也吹动蒿草如浪般摇摆,却吹不动那块黑色的巨岩,也吹不动巨岩上的两个人。

黑色的巨石,黑色的人。

两个人,如钉子般钉在黑色的岩石上。

“你终于来了!”傅红雪低着头,缓缓说道。他的声音苍老而沙哑。

“你知道我会来。”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很好,已经是第三次。一晃已经九年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你杀了父亲,无论多少次,我都不会放弃。无论多少年,我都会来。”

“我说过,我只给你三次机会。”傅红雪抬起头,盯着眼前的年轻人,接着说道:“很好,很好,长大了。想必这三年,你的剑法又精进了不少。”

年轻人迎着傅红雪的眼光,坚毅的回答说:“每一个三年,我的剑法都会精进,因为我要杀了你,这是我活着的唯一理由。”

“好,我希望你不要像之前的两次一样。你要记住,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今天你不能将我格杀,你必如十年前你父亲那般命丧于此。”

“拔刀吧!”年轻人缓缓的说道。

傅红雪伸出手,手指紧握刀身,漆黑的刀柄,一柄漆黑的刀。“刀在这,该出鞘的时候它自会出鞘。”他微笑着说。

这是傅红雪的刀,一把普通的刀,却是三十年来让整个武林闻风丧胆的名器。小李飞刀成绝响后,这把刀的确成了江湖中最著名的刀,因为这把刀的主人是傅红雪,江湖中最难缠的对手。很多人以为都以为跛子根本不应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他的刀法太诡异,仿佛是来自阿修罗界的妖刀。很多人想杀了他,最后却被他所杀。他不是杀手,却杀了比杀手更多的人。他用刀,却很少有人能看清这把到底是什么样子。

很多人看见这把刀的时候,同时看见的是自己喷涌的鲜血,这把刀已带走了太多的血。

傅红雪曾经说过,他存在的意义的是为了仇恨。于是,这把刀存在的意义就是替他解决仇恨。

大多数时候,解决仇恨要付出的是血的代价。要么是自己的血,要么 是别人的血。

在江湖,弱肉强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傅红雪深知这个道理,他不愿意让自己流血,所以这把刀只能去夺取别人的血了。

这十年来,刀再没有出鞘过,已经没有人值得它再出鞘了,也没有人可以逼它出鞘了。

但是,他知道,总有一天,这把刀会出鞘,会像十年前一样舔舐鲜血。

傅红雪还记得这把刀最后一次出鞘时的场景,十年前的那天清晨,同样刮着刀割般的风,朝阳如血。萧定昆是圣剑山庄的少庄主,也是当今武林的第一剑客,甚至可以说放眼前二十年来也是最好的剑客了,没有之一。自阿飞之后,没有人见过比他更快的剑了。他用剑,傅红雪用刀,同样是凌厉无伦的快。所以,很多人都想知道萧定昆遇上傅红雪是,是剑快还是刀快。

傅红雪的刀只用来解决仇恨,而萧定昆不是他的仇恨。于是,这把快刀一直无法遇到快剑,这也成了武林中人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武林中人都是喜欢看热闹的,尤其是流血的热闹,殷红的血能让他们兴奋,能让他们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从没有人能在傅红雪的刀下逃生,也没有人能在萧定昆的剑下全身而退,以快制快的决斗势必会有人血溅当场。死去的人会被另一个后起之秀取代,取代他所有的成就,取代他所有的光芒。这些,都是武林中人极想看到的。无论是傅红雪的刀消失,还是萧定昆的剑湮没,于武林而言都不是一件坏事。

没有人会喜欢傅红雪的刀,也没有人会想让圣剑山庄的辉煌一直延续。

人已赞赏
山居笔记

如是我闻

2014-7-22 20:28:30

山居笔记

我看《临时同居》

2014-8-22 10:56:37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 竟然没写完,只有一点点

    • 以后再补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