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宝战争看大唐帝国的衰落

纵观中国历朝历代,最强盛的恐莫过于汉与唐。想当年,汉武帝一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其霸气足以睥睨古今;而唐已其强盛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及包容的胸襟成为当时世界的中心,一时有万邦来朝的景像,其强盛也可想而知。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强盛的帝国,却在盛世时期以两场失败的战争开启了王朝由盛转衰的序幕。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大多数人对杜甫的这首《兵车行》应该不会陌生,杜甫以乐府民歌的形式深刻的反映了兵役给百姓带来的苦难,尤其是那一句“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更是将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战争现实写得入木三分,今天读来,依旧令人感觉到那沉重的压抑与绝望。然而,可能谁也没有想到,这首诗竟然创作于盛唐年间,所揭露的竟然是盛唐年间的情景,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之所以想起《兵车行》,是因为这首诗的创作其实与大理,也就是那时候的南诏国有关。

纵观中国历朝历代,最强盛的恐莫过于汉与唐。想当年,汉武帝一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其霸气足以睥睨古今;而唐已其强盛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及包容的胸襟成为当时世界的中心,一时有万邦来朝的景像,其强盛也可想而知。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强盛的帝国,却在盛世时期以两场失败的战争开启了王朝由盛转衰的序幕。

战争,绝对是这世界最残酷的东西,可以改变一切,摧毁一切。

公元618年唐高祖李渊称帝建立唐朝开始,到907年后梁太祖朱温篡唐为止,唐朝国祚共289年。这之间曾有过著名的“贞观之治’与“开元盛世”,一举奠定了大唐王朝在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上的地位,也成就了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帝武则天。不得不说,大唐的确是强大的,而且是空前的强大。而安史之乱彻底的改变了王朝的命运,安史之乱后,大唐开始渐渐走向衰亡,最后直接导致五代十国的分裂局面。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唐国祚结束的开始,其实 从战争中并早有征兆。纵观大唐历史,对外战争不少,每一场战争几乎都足以改变国家命运。初期与突厥的战争结果以突厥灭亡,尊称李世民为“天可汗”结束。唐在朝鲜半岛与高句丽国的战争,高句丽损失惨重,但是唐朝并没有征服朝鲜半岛,那可能也是李世民一生中最大的败笔,现在还有韩国电视剧将李世民形容成一个失败的独裁者和侵略者。唐与吐蕃的战争的前后跨越两百年,较大的六次战争,双方各有伤亡,各有胜负,唐收复了一些失地,吐蕃也无法渗入中原,这两百年的战争极大的牵制了唐王朝的扩张。唐与奚契丹(两藩)的战争终以唐军胜利而结束,那时候的契丹实力远不及宋朝,接受失败的命运也是情理之中。

唐与大食(阿拉伯帝国)的战争,这可以说是实际意义与大唐与其它国家的第一次战争,之前与高句丽国的战争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只能算内乱,高句丽国长期臣服于中原王朝,双方进行的战争也是实力不对等的战争,那样的战争更像是家长处理家庭事务的战争。然而,唐与大食的战争与此截然不同,甚至有学者认为那是一场当时历史上最强大的东西方帝国间的直接碰撞。公元6到8世纪,是西欧人眼中的“黑暗时代”。然而西欧之外的世界此时并不“黑暗”,欧亚大陆上有三个大帝国正处于兴盛期。除去固守东南欧和近东的拜占庭,另外两个便是大唐帝国和阿拉伯帝国。大唐帝国的扩张,是一个由东向西的过程;而阿拉伯帝国的扩张是一个由西向东的过程,两大帝的扩张在中亚相遇,于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的碰撞势不可挡。

受多方因素的影响,唐朝没能在与大食的战争中投入更多的兵力,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唐与大食战争的失败,恒罗斯一役,唐军惨败,安西都护府的精锐兵力损失殆尽,自此后,唐再无力染指西域,并自此退出对中亚霸权的争夺。而唐朝没能投入更多兵力的诸多因素中,朝纲不振,奸臣当道,藩镇割据固然是很大原因,而另一个直接原因就是唐朝与另外一个国家的战争——南诏。

恒罗斯战役,发生在天宝十年(公元751年),同一年还发生了一场大唐与大理南诏国的战争,史称天宝战争。大唐输掉了与阿拉伯帝国的恒罗斯战役,也输掉了与南诏国的天宝战争,甚至于输掉了整个国家的命运,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大唐由盛转衰。

而杜甫的《兵车行》所描绘的就是当时天宝战争时强征兵役的情景。当时人们对云南的神秘怀有恐惧心理,大诗人白居易借新丰折臂翁之口叙述当时人们对云南的印象说:“闻道云南有泸水,椒花落时瘴烟起,大军徒涉水如汤,未过十人二三死!”因此“村南村北哭声哀,儿别爷娘夫别妻,皆云前后征蛮者,千万人行无一回。”于是,才会有了《兵车行》里描绘的生离死别的场景。

其结果也大抵如此。

天宝战争,唐朝先后动用了20万的军队与南诏国和吐蕃联军在洱海流域进行了两次大的战役,其结果是惨败,20万军队几乎全军覆没,主将李宓战败后投河自尽。战争的惨烈程度可想而知,现下关城还天宝街,天宝街有天宝公园,天宝公园里“万人冢”,相传就是当年天宝战争时留下来的。现在的将军洞所供奉的李将军,相传也就是那时战败自杀的李宓。而现在依然保留的南诏德化碑,就是南诏王记述天宝战争整个过程的文字,由那上面不难看出南诏国当时奋力反抗的不得已的原因。

站在如今的角度,已经很难想像当时恒罗斯战役和天宝战争的情景了。历史的车轮总在向前,一千多年后的今天,那些战争的霾早已烟消云散,甚至已经很少有人会记得那两场战争了。可是,当年的这两场战争的确开启了大唐失败的命运。

很多时候,只有经历过失败的人才会记得自己的命运。然,如今,我们去哪寻找大唐的遗风呢,那一场西南一隅的战争只不过是千百年历史上一场极小的战争罢了,只有一些残垣断壁还依稀记得那段岁月而已。

历史,大抵都是如此。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我想请假

2014-9-9 21:21:16

溪窗夜话

我大学时的文章

2014-9-16 20:34: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