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与艺术

大多数的艺术家过的生活都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的生活。可以说,艺术这条路上真没有捷径可以走。但是,有一部分为官者总是狭隘的认为艺术和为官一样,有捷径,他们总自以为上了台就是水平高,别人拍掌就是喝彩。其实,事实未必如此。

近日,四川南部县的县委书记何修礼火了,不是因为政绩,也不是因为贪腐,而是因为另一种“政绩”——多才多艺而火的。 网上流传有何修礼同志在县“春晚”上展示二胡才艺的视频,哥手贱,点进去听了一段,那感觉……魔音入耳,惨绝人寰,何书记的手艺果然名不虚传。

据南部县宣传部的回应称,这段视频是录于2012年,当时县委宣传部的人就将该视频命名为“会拉二胡的县委书记,太有范了”上传于优酷网,可惜无人问津。直到近日法国大提琴手朱力安在其微博上上传了该视频,此视频才瞬间火遍大江南北。这得插一句了,不得不感叹这些“大V”的影响力啊,人家一个县委宣传部忙活了两年还不如一个“大V”发博一次。视频火了,确切的说是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响了。朱力安点评为“哪怕公园里随便个拉二胡的大爷都比他强百倍,糟践耳朵。”

这个……怎么说呢,有点业余爱好其实挺好,喜欢拉二胡嘛也更好。何书记要是早上在公园拉或者晚上到天桥上来两段,没人会质疑你,兴许还有人真心听你整两曲的。问题就在于你在舞台上表演,而且是四川交响乐团一起演奏,甚至人家省级交响乐团都只是配角,主角是何大书记亲自拉的二胡曲《江山》。这样的水平……我读书少,你莫逗我了。

这本来是艺术层面的东西,说实话,我们无权评论。不过,听了何书记凄凄惨惨凄凄的二胡声后,我瞬间觉得我的艺术水平还是有一点点的,至少比他要高一点,至少我有过那么几年搞艺术的生活,至少我演奏的东西跑调不会那么厉害。于是乎,就说几句吧。

用专业人的评价说何修礼同志的水平是业余中的业余,那么这样的水平怎么还上得了那样的舞台,而且是和省有交响乐团一起演奏呢?这就不得不说权力,因为有权,所以可以。因为有权,无关水平。

个人觉得,艺术与权力完全就是不搭边的东西。就目前而言,权力不是执法者的墓志铭,而是为官者的通行证。为官一任,掌权一方。因此,权力可以等同于为官了,谈论艺术与权力其实也就是谈论艺术与为官了。艺术讲究天赋,且没有捷径可以走;而为官呢不讲天赋,有捷径可以。大家都 懂,就不细言。大多数时候,艺术家的思维和生活方式都与常人不一样,必须是天赋加上后天的不懈努力和经验积累才能成人之所不能成,最终成为某个领域的佼佼者,成为人们眼中的艺术家和大师。于是,大多数的艺术家过的生活都是“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的生活。可以说,艺术这条路上真没有捷径可以走。但是,有一部分为官者总是狭隘的认为艺术和为官一样,有捷径,他们总自以为上了台就是水平高,别人拍掌就是喝彩。其实,事实未必如此。大多数时候,官员的艺术细胞未必真的就比艺术人的艺术细胞活跃,只不过是因为权力作祟罢了。别人拍掌拜的不是你的艺术,而是权力。这也就是我们所说“权力强奸艺术”。

何修礼拉二胡的视频火了以后,四川交响乐团的副团长出来解释了,说这不是“权力对艺术的强奸”,意思不外乎就是说那只是一个小小的惠民演出,何书记那是与民同乐,何书记上台演出是紧张才导致路调等云云。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瞬间更凌乱了,好吧,用你的话说这不是权力对艺术的强奸,那我们能理解为这是艺术对权力的无耻谄媚奉迎。

权力总是喜欢瞎表演,乱指挥,总以为职位的高度等同于专业的水平。于是,指挥中国足球的官员把足球毁了,上台拉二胡的书记把自己火了。

其实,这样的情况我们都遇到过,甚至见怪不怪了。领导唱歌,再是魔音你也得恭维的说句“好嗓音”;领导写字,再像三年级小学生的字迹你也要恭维的说句“好字”;领导讲的笑话,即使你听了一百零八遍了你还是恭维的说句“头一次听,真好笑”。因为,这是社会,这是生存规则,这规则里权力说了算了。

不扯了,好像何书记的二胡与我们也没有什么相干啊,冷静对待吧,不黑了。像某个网友的评价我觉得就很中肯嘛,他就不像朱力安那么愤青了,人家的评价是“客观的说,何修礼是县委书记里拉二胡拉得最好的一个了,也是拉二胡的人里最会做官的一个了。主观的说,你这TM拉的是什么JB玩意……”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回家的路

2014-10-14 16:07:33

溪窗夜话

看热闹不嫌事多

2014-10-20 16:44:3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