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让我迷失

大理的天气,总是这么阴晴不定,真不像是个冬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影响了天气,还是天气影响了心情。很多时候,上午还是艳阳的天,到下午却是愁云 惨淡。而心境,也是一老如斯。

在我的梦里,还有你的微笑,笑靥如花。只是,等我从梦中醒来时,花已败谢。看东方拂晓,原只是春梦一场,来去无痕。

有时候,想想人生真是挺累的。诸事不宜或是诸事不顺,到头了都只是失败罢了。努力与奋斗只为最亲和最爱的人。若,最亲的人离去;若,最爱的人离去。那末,这人生还应该有什么样的期盼,那末,这人生该是怎样的一场努力与奋斗。

我曾和梅师说过,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出家了,请不要惊奇。这样的想法,不是第一次有,也许不是最后一次有。梅师说,当务之急,是要赶快给我找个女朋友了。我默然,也许是许,也许是不许,内心的想法,连我自己都不得而知。

厌倦,厌倦这样的生活,想要随波逐流却总在逆流而上。想要找一个人静静的诉说,却总在遇见的时候无话可说。我想,我还是不适应,将我所有的遭遇说与一个无关的人听。我想,我还是不习惯将心扉敞开让另一个人来去自由。

禁锢,是一种致命的结。犹如那句,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而我的结,也许没有了解铃的人。

偶然听见张雨捷和吴炜唱的那首《心锁》,时光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是我大三的时候听的歌,那时候我没有心锁,仅只是喜欢那样的歌词,那样的旋律,于是,我都记住了。时光荏苒,一别已近十年。当年的那个少年如今已近而立,物是人已非,而当年的那段的旋律却成了一语成谶。没想过会发生的事悄然发生,没想过会遇见的人已然遇见,没想过会拥有的却在得到中失去。我想,命运与我,就是这般。曾经我他追逐我,而今,我追赶它。

即若此,那便这般吧。任心与这天气一般,阴晴不定,忽冷忽热,变幻莫测。让我自己,都找不到自己,找不到方向。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彤彤一周岁了

2014-11-12 20:05:14

溪窗夜话

我没有参加年终检查

2014-11-17 9:33: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