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时代

想起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说的名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想我的时代已经无药可救了,本所谓好,亦无所谓坏。我曾经希望它可以好一点,可是却坏得无可控制。我曾以为它会坏到无力回天,却偶然还有零星的希望迸出,提醒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我竟然有一个星期没有更新博客了,从版纳回来到现在,整整一个星期。

这一星期,挺忙的。工作的事情,到年终都是一大堆的材料和检查,刚要准备材料被叫出去开个会,一天又泡汤了。就像今天,正要准备总段的自检自查报告,被叫出来巍山出差,然后,一天的时间又没了。

今天来巍山,陪领导到村上看望挂钩扶贫的群众。慰问的第一户是一户因病致贫的人家,女主人五十多岁,行动不便,膝盖上是肿的,她说不能走路。在描述病情的时候,激动的落泪了,说有胆结石、肾结石,还有高血压,脚疼,发肿。看得出,这些都是真的,看看那家徒四壁的境况就知道了。我是农村来的,对于这样的情景很有感触。小时候,父亲就曾经和我说过“农村人怕生病,城市人怕吃饭”。农村人生病基本只能听天由命了,根本无力支付巨额的医疗费,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医保之类的。而城市人最怕别人和他吃饭,因为自己做的饭本就不多。那时候,父亲的话总是那么富有哲理,我至今都记得,而如今,我也在一句句的实践着,验证着。这贫困的一家,还好,有一对又胞儿,煞是可爱。生命就是这般,代代相传,生生相息,有苦难,有收获。

这几天,个人的事情似乎也比较忙了。拖了三年之久的房子又要交钱了,可悲的是交房的时间还据说还要等一年之久。更可悲的是交房了搬不了,那的附属设施不全,荒山野岭的。更可悲的是我抽到2单元202。还好,我想反正现在也不结婚,房子的事也不急。更可悲的是,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更可悲的是总有一些人会想着介绍女朋友。

其实,压力来自于资金,对于我这样的穷人来说,15万实在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得让我自己挣细腰杆呢。

杨应春发短信过来,说3月19日要结婚,我对些持非常怀疑的态度。于是,便打电话过去询问,他说要结,真结。我说,那祝福你了。我打心眼里恭喜他能结婚,不过他的性格让我对他能结婚的事情产生怀疑。反正离他说的婚期还有四个月的时间,那么长的日子,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玥彤越来越大了,甚至能迈出步伐走几步了。小家伙也越来越懂事了,喜欢什么样的东西会指着咿呀咿呀的叫个半天,尤其恋我这个舅舅,随时都要我去抱她。还知道撵路了,我一走就会哭。院子里的老人很喜欢她,早上和晚上都会围在院子里逗他,一个人一句,一个人个主意,不亦乐乎。用他们的话说,这个小家伙就是他们的开心果,玥彤不出来,他们都没事干,也没话说,玥彤一来就把他们连一在起了。他们喜欢孩子,也省去我和妹妹带孩子的苦,这对于双方都是一件好事。再说,他们毕竟是过来的人,对于带孩子这事经验丰富了,而母亲离世后,没有人可以教妹妹带孩子,这些经验对妹妹来说很有必要。

院子里的老人大多都是孩子不在身边或是不愿意和自己的孩子共同居住的人,而他们之间,很多都已经丧偶,看着他们,我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孤独。我的孤独,大多数时候只是内心的死寂,而他们无论从生活到内心都是孤独,极其孤独的,于是他们才会喜欢玥彤,喜欢孩子带来的生机。我看着他们,突然有种哀伤。玥彤现在还小,仅仅一岁,她将来不会记得她出生的这一年,在大理有多少这样慈祥的爷爷奶奶曾经带过她,教过她。而当长大的时候,这些曾经带过她的爷爷奶奶或许早已离世了。她终究不会知道,她的生命里曾和这些人打过交道,她终究不会知道,她的生命里有多少这样的人帮助过她,帮助过她的母亲。

下关的冬天已经越来越寒冷了,起床成了每天要面对的最痛苦的事情。路过美登桥的时候我都会把车速降下来,看看苍山顶上的雪,那积雪已有些多了,有几次还看见了火烧云,很是漂亮。

冬天,是最残酷的季节。在老家的时候,经常会听老人说,老牛老马最怕冬天。其实,说的就是老人自己而已。很多生命,都捱不过冬天,很多生机盎然的事物,最终会被冬天带走。去年的冬天,我经历了人生中最严的寒冬,母亲绝症住院手术,自己行车遇到事故,感情一波三折最后结束。于是,那个冬天,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衰老,老到连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而这个冬天,形势似乎也没有变得更好。天还是那片天,人还是那个人。我无力忘记的人,我无力承诺的人,我无力面对的局势,一切还是照旧。想起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说的名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想我的时代已经无药可救了,本所谓好,亦无所谓坏。我曾经希望它可以好一点,可是却坏得无可控制。我曾以为它会坏到无力回天,却偶然还有零星的希望迸出,提醒自己活下去的理由。

去版纳的第一天,酩酊大醉,那晚与XL通话的内容我全不记得了,就是第二天也已无从回忆。我无法控制喝醉了的自己,那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它会去它想要去的草原,它会去它想要的天地。可是,我可以控制清醒的自己。有些事,即使再想亦不能为。于是,那天以后,我们再没有联系。

不相见,至少还能安静的,安静的……即使无法忘记。

爱,无法抛开,但可以深埋。情,无法释怀,但可以等待。等待,终有一天,拥抱另一场风花雪月的幸福。为何不可?期盼总是要有的,万一哪天实现了呢。只是,这对于每个人来说,未必是一件公平的结局。如果,不能接受不公,那末,我们注定还是陌路。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一个人的风景(记版纳之行)

2014-11-26 20:55:52

溪窗夜话

又是一个生娃季

2014-12-5 13:57:36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玥彤很可爱,看看她或许你会觉得生活总是美好的。加油

    • 我对生活应该还是很有信心呢,你也加油。

    • 看这个回复好不方便

    • 的确是呢,克服克服啊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