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的第一场雨

又失眠了,五点四十的时候准时醒来。六点半的时候,天际熹微,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淅沥沥的小雨,随着东方泛白雨势逐渐加大。打在窗台上,噼里啪啦,像孩子欢快的笑,像跳动的音符。

这应该是2014年寒冬的第一场雨。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这样了,从酒醉中醒来,伫立窗边听雨,静静的,静静的。想起苏轼的《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于是从书架里取下宋词,硬是找到这首词,一个人自顾读了起来“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生。”

现在的生活像极了迁谪黄州后的苏轼,人生的寂寥总在酒醉初醒时突然绽放,触不及防,黯然神伤。马上就要到生日了,马上就要真正跨入而立之年了。家事心事缠身,名利营营束缚,这些年,一无所有,一事无成。生命如镜花流水,忽现忽隐,抓不到,留不住,停不下。拥有过的,都已失去。未曾有的,都还在远方。

想起,这些年,一个人东奔西跑,少小离家,而今已无家可归。许多人,匆匆遇见,又匆匆别离。小学同学,早已不记得名姓;初中同学,早不知流落何方;高中同学,也已不知是否安好;大学同学,亦天各一方。许多人都是这样,在各自的路上奔跑,某一段时间我们相遇,一起走一段旅程,我们曾经很好很好,我们曾经融入过对方生命,然后各奔东西,两两相忘。

那么一些人,曾经在一个屋檐下避过雨,曾经在同一个站台候过车,曾经在同一景点赏过花,一转眼,早已消逝人群,谁也不记得谁。

蓦然回首,这一生都在相遇与错过中挥霍了所有生命。擦身而过的人啊,现在你们都好吗,还在流浪吗,还哭吗,还笑吗?是否还是那么想着他?

漆黑的夜,冰冷的雨,氤氲了整个无端的愁绪。寂寞似蛊,蚀骨蚀心。

这一次,我放弃了自己。放逐,黑夜照不亮的远方。

年年社日停针线。怎忍见、双飞燕。今日江城春已半。一身犹在,乱山深处,寂寞溪桥畔。
春衫著破谁针线。点点行行泪痕满。落日解鞍芳草岸。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生活与阅读

2014-12-14 20:48:39

溪窗夜话

中国足球又有人留洋了

2014-12-18 14:18:26

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给你讲个故事,有一只小猴子和小兔子相爱了,他们很幸福,但后来终究还是分开了,小猴子郁郁寡欢,它的心上出现了一个血红的伤口,小猴子很痛,一开始随着时间的流逝,小猴子的伤口在慢慢痊愈,可是小猴子还是很想念深爱的小兔子,所以每当伤口快要痊愈的时候,小猴子又会撕扯开自己的伤口看一看,看看住在心里的小兔子,久而久之,每次伤口快要结疤的时候又被小猴子撕扯开,伤口就再也无法痊愈了。小猴子的故事告诉我们其实回忆就是一种以痛补痛的过程。哈哈哈,讲完啦

    • 呃……果然是一个好故事。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