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大理,是一种幸福

我会去古城,抚摸斑驳的古城墙,倾听那段金戈铁马的历史,那有二十万大唐将士的呐喊,也有白族先民的苦难呼唤。我会去五华楼,遥想当年呼必烈驻军时的威武雄壮,即使它现在的规模与气势已远不及传说​。我会去人民路,那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艺术家,我可以透过他们的眼睛了解这个奇妙的世界。我会去88号西点店,点一份提拉米苏,徜徉一个下午的慵懒时光。

2015年的第一场雨,来得比往年更早一些。起床的时候,外面便有婆娑细雨,等出门时,雨越下越大,不过终究只是一场小雨。对面这场突如其来的小雨,路人明显不适应,雨淋湿了路,整个大街都是打车的人,拥挤而嘈杂。每到雨天,大理的交通总是这么混乱,总会有很多人无法按时赶到上班的地点。

路过美登桥的时候,苍山上段已被雨雾笼罩,天空尚未完全放亮,光线不强,远远望去层山叠嶂,烟雨朦胧,像极了水墨绘就的中国画。我想,这个时节的洱海应该也像个羞涩的少年在烟雨迷蒙中逶迤前行,若隐若现,消失在海天交接处。此时,若能泛舟洱海,听雨声涛声相映成趣,应该是一件极为惬意的事情。

身在大理是幸福的,蓝的天,白的云,葱翠的苍山,秀毓的洱海,那些数不胜数而美不胜收的景色,于别人而言遥不可及,而在大理却是俯首皆是。在微博里发了一张前段时间拍的洱海照片,一个博友回复说终于看见了蓝色的海,她说她在天津看到的大海很大很大,却是黑色了。我说,这样的海不看也罢。

大理的景色和宜人的气候是我当时选择在大理定居的因素之一,我喜欢这的景,喜欢这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来了这么多年,没有看够,没有厌倦,也没有改变。我的热爱,一直都在。

春天,我会去大理学院看樱花怒放,一树树一枝枝,姹紫嫣红,落英缤纷,花开花落间还有学子的嬉笑,那是我们一直寻觅,却再也回不去的青春;我会去苍山脚下桃溪谷溪水潺潺,桃李争芳,泡一壶苍山上的茶 ,看远处三塔耸立,听风吹过海的声音;而蝴蝶泉边,正在上映着“大理三月好风光,蝴蝶泉边好梳妆,蝴蝶飞来采花蜜……”的剧情,那种美,我如何能错过。

夏天,我会沿着洱海的海岸线一直走一直走,看上关百花齐放,天龙洞人群穿梭;而海边已草长莺飞,盛开的波丝菊像极了格桑花,一路相随;漫无边际的翠绿一直延伸,远到你看不见的天边;我会去双廊看太阳宫和月亮宫,上南诏风情岛感受别样的阳光、沙滩、海岸。

秋天,我在海边看万倾金黄的稻田,听取蛙 声一片,闻着稻谷的清香,和他们一起感受收获的喜悦;我会沿着海边看天高云阔,感受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的景,海水拍打沙滩和老旧的渔船,脸色黝黑的渔民划着小舟在夕阳下收网;岸边有枯黄的水草一片一片的相连,水草间有野鸭偶尔惊起 ,啾鸣着飞向远方。

冬天,我会登上苍山洗马潭,看今年的雪是否还似去年那般苍莽的覆盖整个你看得见的世界,看我们曾一起刨开的岩石是否已被冰雪覆盖;我会去到小普陀,摇着铁皮船登上那个海面上一个石头的孤岛,看西伯利亚远道而来的海鸥,感受渔舟唱晚、斜阳半倾;我会去大理学院看梅花盛开,倾听冬季校园里的寂静,将苍山映在情人湖里的影子摄入相机。

我会去古城,抚摸斑驳的古城墙,倾听那段金戈铁马的历史,那有二十万大唐将士的呐喊,也有白族先民的苦难呼唤。我会去五华楼,遥想当年呼必烈驻军时的威武雄壮,即使它现在的规模与气势已远不及传说。我会去人民路,那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艺术家,我可以透过他们的眼睛了解这个奇妙的世界。我会去88号西点店,点一份提拉米苏,徜徉一个下午的慵懒时光。还有步行街、洋人街、红龙井、南城门,每一个地方,无论有无回忆,无论是不是一个人,无论天晴或是下雨,无论心情好还是坏,我都会去。一段时间,重复如此,这些年一直这样。

人已赞赏
溪窗夜话

新的一年,在路上

2015-1-4 10:18:40

溪窗夜话

这是一个结婚的季节

2015-1-6 15:28:46

7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88号西点店在哪啊?作为吃货看完全文只看到这个哈哈哈

    • 百度地图,一搜就有。

    • 直接告诉我会死啊

    • 小姑娘家要认得勤动手,勤动脑,我不能害了你啊。

    • 我老了,我要保存脑力。我有不起百度地图

    • 在古城,人民路,17号。

    • 哈哈哈。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