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狗的枝枝末末 溪窗夜话

人与狗的枝枝末末

我是喜欢狗的,这种喜欢是一种理智的信任与热爱,并不是宠溺与迷失。我认为狗是人类最为忠实和可信赖的朋友,“狗不嫌家贫”大抵就是这个意思。然,狗终究是狗,是牲畜,和人是有区别的。对于那些将狗当人养,同吃同...
阅读全文
我就是喜欢我为你做的事 溪窗夜话

我就是喜欢我为你做的事

充实与快乐本是一种人生的态度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领悟方式,也有不同的践行方式。生命无常,如风中残灯忽明忽暗,明天不可想也不能想,享乐应在当下,没有人会比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没有人...
阅读全文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到老 山居笔记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到老

心是一座城,住着一个人。有时候,我打开城门,是因为你不出城,别人就无法进门。可是,我却怕,别人进了门,你却出了城。于是,这一座荒芜的城,一直紧闭着,任岁月凋零。可是,我想,我的城太...
阅读全文
波罗寺游记 行者无疆

波罗寺游记

波罗寺位于大理苍山圣应峰南麓,海拔约莫2800米的山中,其下毗邻的是苍山十八溪的莫残溪。波罗寺规模不大,大殿坐北朝南,里面供奉着佛祖。东西两面是两间木制的厢房,兼具客厅和储物间的功...
阅读全文
我与公路的缘 山居笔记

我与公路的缘

供职于公路养护部门,接触得最多便是养护职工,从衣服品相到一言一行,我的身上无一没有他们的影子。长于斯,活于斯,也正是由于这朝夕相处的熟悉,容易使我将波涛归于细流,将惊艳归于平淡,容...
阅读全文
再回母校 溪窗夜话

再回母校

我离开了。我相信我仍然还会再回这个地方,不止一次的回来。虽然,这的牌匾已换了人,虽然这的景象早已萧条破败,虽然这的改变让人痛心疾首。然,这终究曾是我的母校,曾是我大学四年度过的地方...
阅读全文
我们的孙大剩 山居笔记

我们的孙大剩

如果你和我一样,恰好是在这个年纪里,恰好在失败里还没有迷失自己,那么,你真应该听听它,你真应该好好读读那歌词。
阅读全文
情怀是再难回去的记忆 溪窗夜话

情怀是再难回去的记忆

十年,弹指一挥间。我已不是十年前的那个少年了,现在的我,已不必如刚走入社会时那般小心翼翼了,工作稳定而不必有什么压力,人生已经定型而不必再去大费周章地规划职工生涯。我像温水里的青蛙...
阅读全文
还是大理大学的樱花 溪窗夜话

还是大理大学的樱花

季节是早春,刚迈进三月的天气清澈冷峻。大理大学的樱花开了,就在三月的起始 ,疑惑是二月末就已经开始开放了。 每年都不免要去大理大学赏花,春天去,夏天去,秋天也去,冬天还要去,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大理大学的...
阅读全文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溪窗夜话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我想起黄庭坚的诗:“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江湖日长,各自为安,十年,请珍重。又或许,下个十年有些同学已见不到了,那么,这临别的一瞥都弥足珍贵。 看着同学挥别的手,眼框泛...
阅读全文
初探大理花甸坝 行者无疆

初探大理花甸坝

到花甸坝药材厂的时候,正是中午时分,小小的药材厂里早已人声鼎沸,行人如织。这样的周末,正是上山的好时机,毕竟现在的社会车辆早已不再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是以,这些人全是开车上来的,徒步...
阅读全文
从驾驶证换证想到的 溪窗夜话

从驾驶证换证想到的

偶然翻开驾驶证,发现已到了换证时间。蓦然回首才发现,光阴弹指一挥间,从申领驾驶证到今年已是六年光景。时间如脱缰之野马,根本跟不上它的节奏,一旦放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刚申领到驾驶证的时候,看到第一次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