霭客溪

我想,但凡追求心灵璞真的人大抵都应该读过卢梭的作品《瓦尔登湖》。卢梭在瓦尔登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远离城市喧嚣,抛却世俗追求,过着自给自足的清贫生活,在日月沉潜,斗转星移中解悟了生命最纯真的本质,追求到了内心平静与安宁。
生活在我这个时代当然不可能再见得到卢梭,至今没有去过美国,瓦尔登湖自然也是从没有踏足过。不过,我们都有一颗渴望平静和安宁的内心。
我出生的村庄,有一潭碧蓝的湖水,一汪清泉从湖中涌出,劈开山峦向东潺潺地流着。冬日的清晨,溪水寂静无声,两岸初开的金灿灿的油菜花上留着昨夜的薄霜,湛青色的麦穗在远处山地波浪型的排列着。朝阳越出天际,小溪雾霭升腾,村庄里终于沿来了第一声犬吠,那是踏出雾霭的第一个客人。这条小溪,我称其为霭客溪。
每一个孩子都会长大,都会在社会的历练中完善自己的人格。三十年来,自己走的路,有平坦有坎坷,有喜悦有伤怀。在年龄的车轮里,城市的牢笼,人心的世态,一切都在悄然改变,蓦然回首,霭客溪依然沿着自己轨道流淌,不紧不慢,不多不少。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历史得以不间断传承的文明古国,这功绩,我想除了华夏历史一直延续之外必须归根于汉字。中国地大物博,各地习俗文化差异巨大,语言的差异亦是巨大。但是,即使操两种完全不同方言的人在一起,他们的交流也可以完全无障碍,这中间有一道很好的桥梁——汉字。中国上下五千年,东西南北五湖四海,用的文字是相同的。这便是即使到今年,我们依然可以解读五千年前老祖宗在甲骨上留下的文字的原因。在西方,这是极不可思议的,甚至连几百年前的拉丁语都难理解,更遑论五千年前。
因为热爱,自寓为霭客溪主,我一直期盼,在霭客溪畔,筑一间草堂,读书听泉,把盏赏月,庙堂江湖事皆抛脑外,柴米油盐茶纷至沓来。许多年后,一切归于尘土。甚幸,还有文字,可以雕刻和记录霭客溪畔的时光。

我写下这些,只是要想要告诉所有前来的读者,其实,我的世界真的有一条霭客溪。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