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窗外雨丝如织,打在寂寞的梧桐叶上,莎莎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来昆已经很长时间了,却从没看过这么痛快 ……

此刻,窗外雨丝如织,打在寂寞的梧桐叶上,莎莎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来昆已经很长时间了,却从没看过这么痛快的雨,滴滴沁人心脾。此刻,那些十字路口等待绿灯的人沐浴在春雨里,从远处看来都是那么散漫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