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已然开启 溪窗夜话

下半年已然开启

出差一周,回来上班的第一天竟然是7月2日,日历翻过,内心陡生悲伤——半年已过,时间仓皇,岁月已蹉跎。对于这个年纪的自己来说,早已习惯了一事无成,一成不变而虚度光阴的生活。人,在社会的打磨中终会向命运屈...
阅读全文
开到荼靡花事了 溪窗夜话

开到荼靡花事了

那日翻越罗坪山,突见山顶百花轻排,兀自盛放,在苍莽的群山中,点点星星,如火燎原之灿漫。山下已是百花成果,而山中迟到的岁月里,花自盛开。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在五月端午已过的日子里,山寺桃花依...
阅读全文
2018世界杯来了 溪窗夜话

2018世界杯来了

四年一度,让广大球迷肾上激素狂飙的世界杯又开始了。从现在开始的未来一个月,街头巷尾的谈资基本会被世界杯的话题包揽了。作为伪球迷的我也跟着适时补进了,虽然不熬夜看球,至少也得了解点皮毛,否则就是落伍了,...
阅读全文
又是一年高考季 溪窗夜话

又是一年高考季

努力吧,少年,许多年后你再回头,你会发现,你今天的所有努力都是值得。冲刺吧,少年,这是三年付出的最终收获。自豪吧,少年,你终会明白高考是唯一一个不看脸的考试了。祝天下学子试竞成!
阅读全文
友链随想 溪窗夜话

友链随想

闲来无事,重新清理了一下友情链接,不清不知道,一清吓一跳。一个一个网站的进去核,差不多一半的友链网站已经没有再运营,再一次感受到了时间的残酷。在时间面前,一切所谓坚持和承诺都会面临被揭谎、肢解和淘汰的...
阅读全文
再登弥渡太极顶 行者无疆

再登弥渡太极顶

弥渡县与巍山县交界之地,有延绵数十里的群山逶迤,其中有一山群名曰太极山,九溪十三峰南北错落有致,林区树木葳蕤,林海云涌,其中最高峰名曰太极顶,海拔3061.4米,山顶有寺耸立绝壁之...
阅读全文
中国移动,我拿什么拯救对你的信任 溪窗夜话

中国移动,我拿什么拯救对你的信任

这几天,密集的有客服电话打来,有座机号码,有公服号码,甚至还有手机号码,全部都是提醒我移动宽带将要到期,给我免费续签一年服务的。我不知道这其中有何猫腻,于是怀着惴惴不安与极不信任的心态一一拒绝了。一则...
阅读全文
五月运动季 溪窗夜话

五月运动季

我并不是一个坚定的跑步主义者,对于跑步完全只是出于偶尔给自己的一点鞭策而已,人总要给自己一点点目标和压力,这样的人生才不至于脱缰而不可收拾。跑步的历史也算不短,但时间实在不长,每年...
阅读全文
抛却梦想的2018 溪窗夜话

抛却梦想的2018

我开始变了,变得不那么固执,也变得不那么顽固。心底有坚守,生活已不如旧。每天清晨,在人民公园的公交车站和那些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人们一起挤上公交,向海东行政新区的方向进发,凛冽的寒风掠...
阅读全文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溪窗夜话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我想起黄庭坚的诗:“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江湖日长,各自为安,十年,请珍重。又或许,下个十年有些同学已见不到了,那么,这临别的一瞥都弥足珍贵。 看着同学挥别的手,眼框泛...
阅读全文
出门已是江湖 溪窗夜话

出门已是江湖

我们经常会说“时光不老,我们不散”,然,现实却是时光未老人已散。非常遗憾的是,从目前统计的情况看,参加十年聚会的同学并不多,仅一半而已。 胜地不常,盛筵难再。仅此时光,珍惜而已。
阅读全文
情怀是再难回去的记忆 溪窗夜话

情怀是再难回去的记忆

十年,弹指一挥间。我已不是十年前的那个少年了,现在的我,已不必如刚走入社会时那般小心翼翼了,工作稳定而不必有什么压力,人生已经定型而不必再去大费周章地规划职工生涯。我像温水里的青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