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庆腾冲之行 行者无疆

州庆腾冲之行

去腾冲是去年的计划了,留到今年来实施,用这边的一句老话来说是“好饭不怕晚”,所以对于这次出行我是抱有极大极大的期盼的。腾冲,我早就去过,而且不止一次。但都是出差去的,除了开会、吃饭...
阅读全文
腾冲银杏小村的冬天 行者无疆

腾冲银杏小村的冬天

腾冲银杏村的杏树或许能给我的风景就是这个样子。既来之,则安之。眼或心,总有一种要满足。许多地方,一生之中或许只拜访一次了,既若此,总要回忆是精彩的,才算不枉此行。
阅读全文
立冬过后 溪窗夜话

立冬过后

已经是冬天了,晨起的白雾将黎明的灯光点缀得有些飘渺,气温也在这飘渺的白雾中骤冷了下来。立冬过后,再也不是穿短袖就能出门的日子了,甚至连中午的阳光也失去往日的骄热,只洒下一些和煦的光来。 寒冷,是冬天该...
阅读全文
那些与大学有关的日子(七) 溪窗夜话

那些与大学有关的日子(七)

从2015年4月16日首写开始,《那些与大学有关的日子》系列的短文已写完第六篇了,这一篇是第七篇了。大学时光,应该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他较好地承接了学生和社会人之间的联系,...
阅读全文
热血三国里的时光 溪窗夜话

热血三国里的时光

我几乎是不玩游戏的,至少这些年来很没有人知道或是看见过我玩游戏,然而,这并不代表我不玩游戏。 我是玩游戏的,只是不玩大型的游戏,不玩休闲类的小游戏,也不玩那些让人迷得死去活来的游戏。我对于游戏的态度,...
阅读全文
十月。风依稀,人如旧 溪窗夜话

十月。风依稀,人如旧

十月的最后一天。没有烈日骄阳,没有风雨婆娑,天空阴沉沉的,像一团化不开的浓墨。而雨,终究没有倾落下来。气温,已是一日寒过一日。风,起得如此突兀,今年的冬天来得比想像中要早。那么,也许,这是个早冬,又抑...
阅读全文
我回来了 溪窗夜话

我回来了

从小就知道鼓浪屿的存在,也会唱那首“鼓浪屿四周海茫茫,海水卷起波浪……”,那时候就记住了日光岩。长大后知道了大小金门岛屿,也听了炮击金门的历史。从很大程度上来说,我对于厦门的向往是...
阅读全文
再回母校 溪窗夜话

再回母校

我离开了。我相信我仍然还会再回这个地方,不止一次的回来。虽然,这的牌匾已换了人,虽然这的景象早已萧条破败,虽然这的改变让人痛心疾首。然,这终究曾是我的母校,曾是我大学四年度过的地方...
阅读全文
月圆中秋 山居笔记

月圆中秋

那一轮满月 从霭雾迷蒙的山间跃出 照在家乡的沟渠 和那一片金色的田野 蛙声,从泛着银光的池塘升起 与拂着稻香的微风混成一片 柳影婆娑的夜 火苗扭动着腰肢 孩子围着火塘 咿呀的笑声传向远方 抽旱烟的爷爷...
阅读全文
单位更名小记 溪窗夜话

单位更名小记

单位要更名的事情,是早已听说的了,省上曾两次发文征集更名规范名称,后来便是杳无音讯。中间偶有几次听说已经批复更名了,最后都被证实不过是空穴来风、无中生有而已。而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的了,而且是迅猛之势...
阅读全文
大雨过后 山居笔记

大雨过后

所有你曾经炽烈深爱过的,都会在一场雨里埋葬,冲刷得再没有一点点痕迹。所有你曾经极力恐惧过的,都会在一场雨后悄然来临,出现得如此顺理成章。那些你曾经拼命以为放不下的,终究都放下了。那...
阅读全文
母亲的债 山居笔记

母亲的债

他踉跄着冲进家门,还来不及抖落一身风尘,却发现终究还是迟了一步。母亲已经离世,他没能赶上母亲口述的遗言。母亲干瘪的手里拿着一封信,眼睛直瞪着他回家的方向。她就他这么一个亲生儿子,可是他却没能见到母亲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