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州庆腾冲之行

发布于 2016-11-25

时间走着,走着,州庆来了。对于大理的州庆,我是极其盼望的,倒不是因这是六十年一甲子的大庆,我这人真没那么高的觉悟,再则我对于大理州的认同并没有那么...


腾冲银杏小村的冬天

发布于 2016-11-23

小村的冬天温暖得让人如沐春风,尤其是在小雪节令时节,这样的和煦的天气多少让人有些意外。外来的游客早已惊醒了沉睡的村庄,打乱了往日的宁静。有人的地方...


立冬过后

发布于 2016-11-12

已经是冬天了,晨起的白雾将黎明的灯光点缀得有些飘渺,气温也在这飘渺的白雾中骤冷了下来。立冬过后,再也不是穿短袖就能出门的日子了,甚至连中午的阳光也...


那些与大学有关的日子(七)

发布于 2016-11-04

从2015年4月16日首写开始,《那些与大学有关的日子》系列的短文已写完第六篇了,这一篇是第七篇了。大学时光,应该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他较好地承接...


热血三国里的时光

发布于 2016-11-03

我几乎是不玩游戏的,至少这些年来很没有人知道或是看见过我玩游戏,然而,这并不代表我不玩游戏。 我是玩游戏的,只是不玩大型的游戏,不玩休闲类的小游戏,...


十月。风依稀,人如旧

发布于 2016-10-31

十月的最后一天。没有烈日骄阳,没有风雨婆娑,天空阴沉沉的,像一团化不开的浓墨。而雨,终究没有倾落下来。气温,已是一日寒过一日。风,起得如此突兀,今...


我回来了

发布于 2016-10-26

从9月20日至今,已一月有余,博客一直没有更新,也一直没有打理过网站了。有许多朋友前来拜访询问也一直没有回复,在此深感抱歉,献上十二分的诚意。谢谢大家...


再回母校

发布于 2016-09-20

昆明这座城市曾经给过我许多许多的记忆,我对于这座城市曾有有许多喜,也曾有过很多恨。到如今,一切皆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远去,再激烈的心也能在时间的安抚...


月圆中秋

发布于 2016-09-15

那一轮满月 从霭雾迷蒙的山间跃出 照在家乡的沟渠 和那一片金色的田野 蛙声,从泛着银光的池塘升起 与拂着稻香的微风混成一片 柳影婆娑的夜 火苗扭动着腰肢 ...


单位更名小记

发布于 2016-09-14

单位要更名的事情,是早已听说的了,省上曾两次发文征集更名规范名称,后来便是杳无音讯。中间偶有几次听说已经批复更名了,最后都被证实不过是空穴来风、无...


大雨过后

发布于 2016-09-09

大雨过后,长空如洗,湛蓝色的天空里,如棉一般的白云因明净显得越发立体而清晰。微风卷动浮云,向东或向南,反正没有方向,却翻滚着将岁月带走。漫长的雨季...


母亲的债

发布于 2016-09-02

他踉跄着冲进家门,还来不及抖落一身风尘,却发现终究还是迟了一步。母亲已经离世,他没能赶上母亲口述的遗言。母亲干瘪的手里拿着一封信,眼睛直瞪着他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