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母校 溪窗夜话

再回母校

我离开了。我相信我仍然还会再回这个地方,不止一次的回来。虽然,这的牌匾已换了人,虽然这的景象早已萧条破败,虽然这的改变让人痛心疾首。然,这终究曾是我的母校,曾是我大学四年度过的地方...
阅读全文
月圆中秋 山居笔记

月圆中秋

那一轮满月 从霭雾迷蒙的山间跃出 照在家乡的沟渠 和那一片金色的田野 蛙声,从泛着银光的池塘升起 与拂着稻香的微风混成一片 柳影婆娑的夜 火苗扭动着腰肢 孩子围着火塘 咿呀的笑声传向远方 抽旱烟的爷爷...
阅读全文
单位更名小记 溪窗夜话

单位更名小记

单位要更名的事情,是早已听说的了,省上曾两次发文征集更名规范名称,后来便是杳无音讯。中间偶有几次听说已经批复更名了,最后都被证实不过是空穴来风、无中生有而已。而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的了,而且是迅猛之势...
阅读全文
大雨过后 山居笔记

大雨过后

所有你曾经炽烈深爱过的,都会在一场雨里埋葬,冲刷得再没有一点点痕迹。所有你曾经极力恐惧过的,都会在一场雨后悄然来临,出现得如此顺理成章。那些你曾经拼命以为放不下的,终究都放下了。那...
阅读全文
母亲的债 山居笔记

母亲的债

他踉跄着冲进家门,还来不及抖落一身风尘,却发现终究还是迟了一步。母亲已经离世,他没能赶上母亲口述的遗言。母亲干瘪的手里拿着一封信,眼睛直瞪着他回家的方向。她就他这么一个亲生儿子,可是他却没能见到母亲最...
阅读全文
原谅 山居笔记

原谅

我一直以来以来似乎都在扮演一个失败者的角色,我的失败在不可避免的传染给我身边的人和事,而这种传染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发展。我初中的母校在我离开之后完成了改造,而我的高中学校和大学学校...
阅读全文
毕竟西湖八月末,风光不与四时同 行者无疆

毕竟西湖八月末,风光不与四时同

大理也有一个西湖,一个不太为人知晓的西湖。大理西湖位于洱源县右所西部的佛钟山麓,为高原平坝淡水湖。湖面3.3平方公里,系高原断陷湖泊,平均水深1.8米,最深3.3米,是洱海的重要水...
阅读全文
冷眼看奥运 溪窗夜话

冷眼看奥运

当孙杨憾失400米金牌时,当宁泽涛无缘100米决赛时,那些潜伏着的“杀手”已顺时而出,他们一直都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别人失败的机会,一个毁人不倦的机会。而这仅仅只是开始,那些被...
阅读全文
讲故事的人 山居笔记

讲故事的人

“有些路,一旦走了第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方向了。”我回答她。在冷漠与自私面前,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每一种背叛都将是万劫不复。
阅读全文
享受孤独 溪窗夜话

享受孤独

许多我想说的话,许多我想倾诉的情感,都交付了步行。吹过耳畔的风、拂过脸庞的柳,是我最忠实的听众,是我最贴心的朋友,它们接受了我所有的倾诉,从内心里。我从河畔走过,心底又如沐春风。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