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端午杂感 溪窗夜话

己亥端午杂感

此刻,上午的阳光从窗外洒进,书房里满堂生辉,孩子稚嫩的脸颊在沉睡中漾着微笑。繁华如烟云,人世本应平淡如斯,有家有人有爱,吃茶饮酒赏花,诗经云:“衡门之下,可以栖迟。”布衣如我,知足...
阅读全文
父亲 溪窗夜话

父亲

青灰的苍穹像一只大鸟 翅膀笼盖了平原、山峰和大海 它将所有日月星辰吸进自己腹中 它还要 贪婪的带走所有光亮 启明星是最后的抗争 却照不亮整座天幕 最后,我只能把它留给昨夜余辉 长庚     洱海平静着...
阅读全文
新的一年,在路上 溪窗夜话

新的一年,在路上

天刚亮,田间种的是小麦,麦苗上有一层薄薄的霜,随着气温上升,变成薄雾慢慢升腾。远处群山逶迤,在白雾中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在破晓的清晨里显得格外壮观。没有车马喧嚣,没有人声鼎沸,天地...
阅读全文
昨天冬至 溪窗夜话

昨天冬至

昨天是冬至节,应该是今年的最后一个节日了。下午去姐姐家吃饭,本来要带上父亲,他坚决不去,自从生病后他就很少出去了,没办法,最后只能一个人去。听说,在北方,冬至节是要吃饺子的,南方这边不喜欢吃饺子,也就...
阅读全文
又是一个生娃季 溪窗夜话

又是一个生娃季

今天上午,局里两位同事一前一后发布了升级当爹的喜讯,给他们满满的祝福。今年是个生娃年,这个冬季是个生娃季,认识的同事朋友中先是粑粑家,然后是李华,再后来是何春珠和段文娟,再加上今天这两位,竟然有六七个...
阅读全文